欢迎来到第一旅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 达人世界
小鹏:我的四本旅行书
第一旅游网:www.toptour.cn      发布时间:2015-06-29      字号:【

  小鹏,本名张金鹏,职业旅行家,其《背包十年》是中国旅行书市场首屈一指的畅销书。然而很多人并不知道,小鹏还有《我把欧洲塞进背包》、《莲花之上》、《我们为什么旅行》等其他三本旅行书,尽管它们的销量远不如《背包十年》,但却无一例外地见证了小鹏的职业旅行之路,也见证了中国旅行书发展的起起落落。

  近日,记者对小鹏进行了专访,听他讲述他和四本旅行书的故事。

  记者:2004年9月,您的第一本旅行书《我把欧洲塞进背包》出版,当时怎么想到要写书?

  小鹏:从2002年到2003年,我花了差不多80天的时间,辗转欧洲各国旅行,每去一个地方,就会在个人网站上发表一些游记和照片,当时点击量还挺大的。2004年春天,我接到中国青年出版社编辑的电话,问我想不想出书,我当时高兴坏了,毕竟能把一段旅行经历变成一本书,怎么说都是一件好事儿。

  记者:您当时没有固定的工作?有没有想过出书赚钱?

  小鹏:呵呵,有这方面的考虑,但那不是最重要的。对那时候的我来说,最高兴的还是能将一段旅行经历以书的形式呈现出来,感觉是对人生的一个记录,对自己的一种交代。当然偶尔也会想,如果一炮走红会怎么怎么样,没准儿再也不用为旅费发愁之类的——这种期待在写作《莲花之上》的时候变得更加明显,但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记者:据了解,您的前两本书销量不是很理想,您觉得主要原因有哪些?

  小鹏:《我把欧洲塞进背包》写的是一条旅游线路(欧洲),《莲花之上》写的是一个国家(印度),虽然讲的都是我自己的旅行经历,但是个性化的东西还是太少了,在“旅游攻略”主导市场的当时,这两种写作模式虽然有一点特色,但不够突出,因而不受读者欢迎。

  另一方面,我那时候的文笔还很生涩,《我把欧洲塞进背包》出版以后,我看了一些前辈的游记文章,当时觉得非常绝望——差距实在太大了。那时候我就想:如果我到了三十岁还在写这种“垃圾”,那我的人生将非常可悲。

  当然,现在回过头去看,前两本书虽然写得并不理想,但却是我写作生涯中必不可少的“敲门砖”:正是在对它们的写作和反思中,我累积了足够多的经验教训,找到了最合适的写作模式,才有了后来《背包十年》的成功。

  记者:截至目前,您的《背包十年》销量已突破50万册,成了中国旅行书中最畅销的一本,您觉得《背包十年》如此畅销的原因有哪些?

  小鹏:《背包十年》的成功其实是“天时地利人和”共同作用的结果:长期以来,我国游客多以短时间、近距离的“旅游”为主,长时期、远距离的“旅行”比较少;图书市场则以各种“旅游攻略”为主,纯个人的旅行故事比较少。《背包十年》的出版,正好赶上了国民旅行意识的觉醒,而个性化的写作模式又将刚刚露头的“旅行故事”推向了顶峰,“碰巧”成了一本承上启下之作。

  从出版方来看,中信出版社作为典型的畅销书出版社,其商业运作模式比较成熟,后期推广营销也做得比较充分,加之此前出版的《迟到的间隔年》等作品累积了良好的口碑,这些都对《背包十年》的畅销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最后,从我个人来说。经过《我把欧洲塞进背包》和《莲花之上》的磨炼,我的写作和摄影技能更加纯熟;更重要的是,我摸索到了一条全新的旅行书写作模式:不再单纯地描写风景,传授攻略,而是更多地融入了自己的人生感悟和思考。我向读者讲述了一个年轻人追梦的故事,分享了我在十年背包生涯中的所见、所思、所惑,不论是想要出门远行的人,还是对生活感到迷茫的人,都能从书中获得一点感动和希望——我想,这可能是《背包十年》受到读者欢迎的根本原因。

  记者:《背包十年》的成功有没有对您此后写作《我们为什么旅行》构成压力?在后者的写作中,您做了哪些调整和突破?

  小鹏:坦白说,压力非常大。《我们为什么旅行》刚出版的时候,我每天都在关注各种排行榜,查看销售排名的变化。因为《背包十年》的成功,我在写作《我们为什么旅行》时非常用心,总想着更上层楼,但是出版近半年来的销量显示:《我们为什么旅行》其实是一部不太理想的作品。

  事后我和出版方也曾尝试着寻找原因,比如定价太高、营销力度不够、旅行书市场不景气等。但归根结底,症结还是在书本身。相比于《背包十年》,《我们为什么旅行》文笔更加华丽,结构更加精巧,逻辑也更加严密,但是唯有一点:它缺少了《背包十年》的“亲切感”和“代入感”,书中的“我”不再是和读者平等的“追梦者”、“迷茫者”,而是成了一位唠唠叨叨、面目可憎的“说教者”——而这个糟糕的转变是致命的。

  记者:您会关注读者对作品的评价吗?面对赞扬或批评,您作何感想?

  小鹏:对于读者的评价,刚开始我很在意,尤其是差评、恶评会让我非常难过,我会在回复里拼命解释、据理力争。但是后来我慢慢发现,和读者较劲儿其实是心智不成熟的表现:差评、恶评越多,越能让我意识到自己的不足;退一万步说,即便有些恶评毫无道理,它至少也证明了我这本书足够火,因为无人问津的书是没人泼脏水的。

  有读者在评论里说《背包十年》让他很多次落泪,这让我深感欣慰。我从来没有刻意地为煽情而煽情,书中的一切都只是我感情的自然流露,但读者看《背包十年》看到落泪,证明我的文字能够打动人,能够引起别人心灵的共鸣,这比什么都值得。

  当然,对于读者提出的中肯意见,我也会从善如流地采纳:比如有的读者会指出我的错别字,我非常感谢他们,再版时一定会改掉;有的读者表示想看漂亮的图片,为了满足他们,在《我们为什么旅行》中,我就放了很多图片。

  记者:为写书收集素材、整理思路会影响旅行体验吗?您如何处理旅行和写书之间的关系?

  小鹏:即使不写书,旅行也不是随心所欲的,总会受到这样那样的限制,关键是要学会戴着镣铐跳舞。我从来不会在旅行过程中掏出一个小本子记录,也不会因为琢磨写稿而耽误了欣赏风光:其实只要全身心地投入旅行,是不怕没有东西可写的。当然,走过的地方多了,见的人多了,难免会记忆混淆,所以我会在从这个城市到下一个城市的交通工具上,将这个城市的游记写出来。

  除了自己的见闻,我还会在旅行书中穿插一些名人典故,比如《背包十年》中,我就写了梵高、莫奈等印象派画家的故事。这些故事并不是我现场看到的,而是事后查资料查到的,案头功夫有助于加强我对旅行见闻的了解,也可以将我的文章变得更加生动、饱满,更有文化内涵。


来源:中国旅游报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关键词:旅游达人)
“交换夏天” 连云港旅游达人抵达太白山 2014-07-18
小鹏:我的职业是旅行 2011-05-20
东北80后,策马下江南 2015-06-29
梦想·感悟·快乐——霍建中的73天骑游 2015-06-29
花雕:“中国户外穿越第一人” 2015-06-29

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