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旅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 专家
单霁翔:故宫从文创产品到上元之夜的经营之道
第一旅游网:www.toptour.cn      发布时间:2019-03-23      字号:【

  3月18日,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石家庄大剧院发表题为《匠者仁心——让故宫文化遗产资源“活起来”》的公益讲座。

  在近两个小时的演讲中,单霁翔从管理理念、文物修缮、扩大开放面积、升级服务设施、数字文创等多个方面对故宫进行讲解,通过诙谐幽默的语言分享了故宫博物院近年来的建设情况和发展历程。

  为了让文化遗产融入现代生活,让文物“活”起来,故宫博物院近年来做了很多尝试,从文创产品到“上元之夜”,故宫一次次用创意给大众带来惊喜。

  单霁翔表示,文化创意产品必须要结合人们生活,要有实用性,最好还有一点趣味性。

  在他看来,想要让文物“活”起来,既要面向自身,不断深入挖掘文物藏品的文化内涵,让文化遗产资源在更大程度上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又要面向公众,创新文化传播的表现形式和表达方式,让文物背后的故事融入百姓文化生活。

  今年元宵节期间,故宫博物院举办了“上元之夜”活动,通过灯光照明及灯光布景,点亮紫禁城的午门—雁翅楼、太和门、东南角楼、东华门、东北角楼、神武门等处,成为民众广泛关注的话题。

  此次讲座中,单霁翔透露,故宫博物院是在大年三十接到“把中轴线亮起来”的任务,初三开始找人、找赞助,进行了4天的设计,然后用8天的时间举办了灯会。他表示,“对于故宫,这是第一次大规模的夜间开放,第一次把紫禁城真正照亮。125个国家的大使和87家外媒在全世界进行了报道,这是空前的。当然,我们只有12天时间的筹备,做得不是很圆满。 ”

  对于有人拿故宫灯会与巴黎圣母院作比较,单霁翔表示,“巴黎圣母院的灯光秀是人站在那里看灯光的变化,以建筑为屏幕,而我们是人走在灯光中,走在环境中,走在大自然中,领会了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所以我坚定地认为,今年的正月十五,中国的月亮最圆。”

  日前,故宫博物院和华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开展打造5G应用示范、建设故宫智慧院区、举办人工智能大赛等方面的合作。

  对此,单霁翔表示,故宫博物院正在进行安防新系统的建设,中控室65面大屏幕指挥着3000多个高清摄像头,监视着任何角落。

  跟华为签约打造“5G智慧故宫”,其中最重要的是让我们的安防系统更加强大,每一件文物被移动时都会得到清晰的记录和监控。

  人们进入故宫博物院将会享受到更高速的网络服务和高清视频内容,瞬间获取眼前的古建筑、文物知识链接和服务设施信息。

  单霁翔表示,故宫要不断进行安防训练,以确保故宫安全,特别是火灾隐患的消除。“把文物清理好了,把文物修复好了,把文物研究好了,把文物的安全做到位了,我们就可以开始举办更多的展览。 ”

  据了解,故宫5G应用将分阶段陆续推出。明年,《韩熙载夜宴图》和《清明上河图》两幅国宝将在故宫展出。

  5G的引入,为智能化管理观众提供了更多可能。故宫可以通过快速的传输、分析观众以往的观展数据,提供更合理高效的参观引导。

  2018年,故宫接待观众达到创纪录的1754万人次,超过排在第二位的法国卢浮宫700多万人次。

  但单霁翔并不满足,他认为,接待的观众再多,在全球人口中也是很少的一部分。

  他希望用互联网技术、数字技术,向全世界传播故宫文化,从千万观众到亿万观众。

  单霁翔表示,要达到“亿万级”观众的目标,互联网提供了可能。通过拥抱互联网,2017年,故宫网站访问量达到8.91亿;世界各国民众可以通过制作精良的外文网站了解故宫文化;故宫还把186万多件藏品的全部信息放到网上。

  单霁翔表示,以往的故宫,是以管理方便为中心,限制了故宫的开放,现在正在向以观众为中心而努力。

  2020年之前,我们决心在全院共同努力下让收藏的186万件珍贵文物件件光彩照人,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应该对社会做出的贡献。开放故宫,才能让更多人了解故宫,传统文化的深层价值,才能传播得更远。

  明年故宫就要迎来600岁大寿,“智慧故宫”将于明年完成,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等也已动工开建。

  单霁翔表示,“中国有坚定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建立在5000多年文明传统上的文化自信。

  文化是什么?它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自信是什么?

  它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最基本、最深沉、最持久的力量。只有当我们有文化自信时,再加上我们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实干,我们才能拥有未来。”

  以下为单霁翔演讲内容精编

  今天非常高兴也很荣幸能和大家在一起交流。我叫单霁翔,在故宫博物院工作。

  7年前我来到这里,办公室给了我很多资料,资料上写的是世界最大规模、最完整的古代宫殿建筑群,这里是收藏中国文物藏品最丰富的一座宝库,这里还是全世界来访量观众最多的一座博物馆。

  但上岗以后我看到的是什么呢?我看到70%的范围是竖了一个牌,写着“非开放区,观众止步”,人们是进不去的。

  我看到99%的文物是沉睡在库房里面的,人们根本看不到。我看到人们沿着故宫中轴线,跟着导游的小旗往前走,没有深度感受故宫文化的魅力。

  这些我认为应该改变,于是我们开始了行动。首先,故宫的广场过去是个商业化广场,买卖全国的小商品,跟故宫文化没有关系。

  我们进行了整治。过去人们进入故宫是个很困难的过程,旺季要排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甚至一个半小时。

  好不容易买了票还进不去,还要安检、验票、存包等一系列手续,精疲力尽。后来故宫开了32个窗口,我们向社会承诺,人们三分钟内就能买到票。

  过去故宫博院的正门——午门明明有三个门洞,但是买票的观众只能走两边的小门,中间的门给外国的贵宾车队。

  我们跟关部门的协调,他们获得了理解,把三个大门都打开了,再也没有机动车的车队驶入故宫博物院。这样,人们再也不用排队了。

  五年前,故宫的广场是不大的空间,人们在里面买票、验票、安检、排队,还天天在这里广播找孩子等,还没进故宫,孩子先丢了,心情能好吗?而今天,人们8分钟——10分钟就能走进故宫博物院。

  当时我天真地想,这时候人们走进去是不是心情、体力就会很好? 其实不一定好,可能还会很糟。

  首先,进去找不到方向,那些牌匾标识需要的时候没有。我们第一年就做了512块标识牌,放置在经常被问路的地方,还有三岔路口、十字路口、有展览的地方,有洗手间的地方也进行了明确的标识。

  有一次,我看到人们在厕所门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一看全是女士,男士一个都没有。

  男士上哪儿去了?我一找,男士也很惨,在旁边拎包、看孩子,也参观不成,耽误很多时间。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我们进行了大数据分析,经过两个月的实践,我们得出结论,在故宫,女士的洗手间要是男士洗手间的2.6倍。那么我们按这个比例进行配置,然后开始对洗手间进行环境提升。欢迎大家来故宫参观我们的洗手间。

  以前人们抱怨,这么大的一个紫禁城,总让游客坐在台阶上、铁栏杆上,铁栏杆都给坐弯了,不能设置一些座椅吗?

  我也问为什么没有座椅?老员工说设座椅太麻烦了,维修不及时,螺丝钉出来了,给孩子腿划伤了,还得带他们看病;把观众裤子划破了,还要赔裤子,经常有纠纷。

  那么,我们研发的适合故宫博物院使用的座椅是什么样的呢? 我们研发的这种座椅价格稍微贵一点,3500块钱一个,但是非常结实,三年多了,没出现任何伤害观众的事件。

  第二个特点就是椅子面是实木的,便于每天早晨8点到8点半清洗。

  第三个特点,椅子底下是通透的,便于每天清扫。

  第四个特点是,坐在上面很舒服,但是躺不下来,躺下来会“膈腰”。

  第五个特点,它跟环境比较协调,人们很喜欢,能够有尊严的坐下来休息了。

  此外,观众抱怨故宫的大殿都是黑黑的,为什么不能把它点亮?每到这个时候,我们都会理直气壮、苦口婆心地告诉观众,这是木结构的建筑,不能通电,里面陈列的东西都是古物,不能长期灯光照射。

  但观众却很痛苦,每天都挤着往大殿里看,老人往里面挤,孩子也往里面挤,天天这样。

  那么真的不能改变吗?我们用了一年半时间选LED的冷光源,不发热。灯具不是挂在古建筑上,而是远离古建筑2.5米以上,用灯座把它固定下来,开灯的时候我们两边各有一个工作人员值守,用测光表反复测温,敏感部位的光线不能超标。

  不同的室内采用什么样的光线最好等,都设置了严格的标准。经过反复实验,我们成功了,我们开始“点亮了”紫禁城。

  我们把300盏灯柱变成了300盏宫灯,晚上可以照明,白天也是景观。我们希望人们到故宫博物院看到的是绿地、蓝天、红墙、黄瓦的美景,希望人们春天能看到牡丹,夏天看到荷花,秋天看到银杏,冬天看到腊梅。

  为此,我们研发了一款手机寻花图,手机上可以告诉观众游览当天什么花在什么地方开放。

  刚才我说的这些都很简单,真正复杂的、最具挑战的是我们要为每个观众服务好。

  挑战来源于观众增长速度太快。2002年故宫的观众第一次突破了700万,当时世界上观众最多的博物馆不在中国,而是法国的卢浮宫,数量是800万。但是过了十年,从2002年到2012年,故宫的观众翻了一番,达到了1534万。

  那么,我们就要探讨观众增长的速度、参观的质量、遗产的安全三者的关系,我们开始放慢了增长的速度,一直到2016年,我们的开放面积增加一倍以后,才开始增长。

  去年我们是1754万,这是买票的观众,其实我们还有大量不买票的观众。除了这些以外,还有52万免票的学生,每周二学生是免票,所以压力是很大的。怎么能够平衡?我们只有一条出路,就是“削峰填谷”。

  参观故宫是刚性的,不能说谁不能来,但是可以引导人们什么时候来。过去淡季只有一两万人,旺季一到,暑期学生们放假,“一座山”就堆起来了,除了这座“山”,还有两根“针”,一根“五一”,一根“十一”,“十一”的针头就是10月2号,人山人海。

  我们做了一年半的宣传,把好的展览放在淡季,然后在淡季做了大量的教师、医务人员、环卫工人、公交司乘人员、大学生志愿者的免费日,叫他们来体验做宣传,从而实现淡季不淡、旺季不挤。这是我们的一个理想。

  这个成功对于我们来说是历史性的,我们终于摆脱了可能发生的踩踏危险。然后我们开始试行全网购票。

  2014年,我们使用推广全网购票的时候,十天之内你可以在家里买票,不来的可以免费退票。即使这样,只有2%的人在网上购票。那么经过加大宣传,一系列的措施跟上去,2015年,买票的观众拿出手机一扫就能进去,在买票的环节不用耽误时间了。

  当时媒体告诫我们说,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了,我们老年人可能不习惯网上购票,你们要多为老年人准备咨询机构。

  我们就在广场设了五个故宫票务咨询台。但是一段时间过去以后,我们发现来咨询的几乎没有老年人。

  中国的老年人太伟大了,他们很早就退休了,什么高新技术学的都很快,他们吃早点买冰棍都是用手机。

  来咨询的没什么老年人,更没有年轻人,主要都是中年人,还有外国人。今天,我们的秩序更好了,人山人海的故宫博物院永远地一去不复返了!

  真正解决人山人海的问题在于我们要把古建筑修好。我的前一任院长郑欣淼先生,他在故宫当了十年院长,那是故宫博物院发展最好的十年。

  他刚一上任就开始了为时18年的古建维修保护工程,要把1200栋的古建筑全部修好,已经执行17年了,明年我们1200栋建筑全部修好。

  第一栋修的就是武英殿,当时是国家文物局文物交流中心使用的,他们搬走以后,修好了作为我们的陶瓷馆。

  西部最大的宫殿慈宁宫,当时也是国家文物局使用的,他们搬走以后修好了,今天作为我们的雕塑馆。

  我们还纠正了很多历史的遗憾,把1923年6月烧毁的建福宫花园修起来了,成为我们故宫学院教学的地方。

  这把大火同时烧了南部的中正殿。如今,修复后的中正殿成为故宫研究院藏传佛教展示的展厅。

  一栋一栋建筑修好后,我们开始进行了藏品的清理。长期以来故宫博物院究竟有多少藏品,社会公众是不知道的。

  有些人在问,是北京故宫的东西多,还是台北故宫的东西多?我可以明确的说,台北只拿走了当时故宫博物院不到1/20的东西。但是我们这些藏品长期没有清理。经过整治,我们终于知道自己藏品的数量——1862690件。

  今天全国有5170座博物馆,收藏的国家一级文物、二级文物、三级文物401万件,其中收藏在故宫博物院的有168万件,占42%。

  这么大比例是世界上难有的珍贵文物占绝对比例的博物馆,一般的博物馆20%、10%是珍贵文物已经了不起了,故宫博物院的藏品中,93.2%是国家顶级的珍贵文物。这就是我们的责任。

  故宫正在进行安防新系统的建设,中控室65面大屏幕指挥着3000多个高清摄像头,监视着任何角落。

  上个星期我们跟华为签约,一起打造“5G智慧故宫”,其中最重要的是让我们的安防系统更加强大,每一件文物被移动的时候都会得到清晰的记录和监控。

  人们进入故宫博物院将会享受到更高速的网络服务和高清视频内容,瞬间获取眼前的古建筑、文物知识链接和服务设施信息。

  故宫还有数字云这方面的应用,人们在手机上就能知道故宫博物院现在有多少展览?那个展览在什么地方?那件文物在什么地方?前面有几个人在看? 离你最近的洗手间在哪儿?那个洗手间有几个坑位?总之,能让人们更好的参观,获得更好的环境。

  我们要不断的进行安防的训练,使我们能够确保故宫安全,特别是火灾隐患的消除。

  那么我们今天把文物清理好了,把文物修复好了,把文物研究好了,把文物的安全做到位了,我们可以举办更多的展览。

  我们有很多丰富的展览,有19个是原状陈列,更多的是专题展览。 但是今天,我们不能满足于此,我们开始扩大开放了。

  2014年是个转折点,我们开放的面积超过了50%——从30%到52%。2015年到了65%,2016年到了76%,今天已经突破了80%。过去大量竖着“非开放区,观众止步”牌子的地方变成了展区、展馆。

  我们开始推开一座座封闭几十年的大门。比如隆中门,从来没有开放过,我们把它推开了,开放了西部区域。

  西部区域非常宽阔,但是从没开放过,显得很神秘。我们员工把这片区域称作叫“女性的世界”,我想了想,加两个字更准确,应该叫“退休女性的世界”,这边住的是皇帝的母亲。

  这里建了很多的佛堂,很多的花园,最大的宫殿慈宁宫今天变成了雕塑馆,故宫收藏的10200件各个时期不同材质的雕塑,但从来没有管,都在库房里“睡觉”。

  高大的雕塑连库房都没有,比如有两尊菩萨三米多高,北齐的,1500年历史了,几十年就在我们南城墙的墙根底下站着。

  每当走到这,我都说,“你瞧,咱们的菩萨脸色都不好,表情都不好”,今天的它们脸色也好了,表情也好了。

  这就告诉我们,当这些文物得不到保护时,它们是没有尊严的,他们是蓬头垢面的。他们得到保护得到展示,就会光彩照人。

  所以我们全院下定决心,明年紫禁城建成600年之时,我们要让我们收藏的1862690件文物,每一件都必须光彩照人。

  我们今天开放了所有花园。紫禁城里有四个花园,两个明代的,两个清代的,最后我们开放了慈宁宫花园。106棵古树,非常幽静,包括花园里的佛堂也得到了展示。

  今天我们要开放所有的城楼和角楼。紫禁城有四个层楼,四个角楼,过去全都是库房,这些文物堆在里面得不到很好的保护。

  今天我们把每一块经板拿下来,今年要建经板的展示厅,把城楼一座座修缮以后对外开放。

  比如端门,我们把它做成了数字馆。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这是今天全世界博物馆中最好的数字博物馆,不在于技术先进、设备先进,关键在于所有的项目全是原创。

  通过数字地图点击可以了解任何一栋古建筑详细的信息,你可以点击你喜欢的器物,可以把它放大来看,旋转各个角度来看。

  那么今天,故宫还开放了城墙。北京城城墙过去都被拆掉了,但紫禁城的城墙是完整的,从来没有开放。

  我们开放城墙后,人们很兴奋,登上城墙可以看里面的景色、外面的景观,沿着城墙走还可以走到他的目的地。

  我们还开放了大戏楼。畅音阁一百多年都没有再唱戏,也没敢想,它还可以再演出。

  但是我们知道,这些木结构的古建筑越正常的使用,越经常的维修,它越健康。所以今天开始,畅音阁重新演出京剧。

  《我在故宫修文物》这部纪录片引起了很多年轻人的热情,报考故宫博物院的今年是4万多名年轻人,很多是奔着故宫要来修文物的。所以我们建立了故宫文物医院。

  我们200名文物医生,他们的风采得到展示。我们为这所医院建立了23个科研实验室,支撑着我们文物修复的平台,告诉人们文物修复是一个科学的过程。他们可以看到我们工匠修复的过程,还可以看到我们修复的成果。

  故宫博物院今年已经94年历史了,94年来一共有六任院长,每一任院长都付出了极大的辛苦,付出了很多的努力,但是每一任院长都没有“好下场”,不是因为着火就是因为盗窃。

  这是一个高风险的岗位,有今天没明天。平常说做一件事要万无一失,那么我们心里知道,一失就万物。9999件事,一件事没做好,文物损坏你对不起民族,你对不起国家。

  但是我们真能承担这个责任吗?承担不了,我们真正有这个能力吗?没有这个能力。

  怎么办?我们今天找到了出路。有一个词叫“层层分解压力”,我特别喜欢这个词,就是说,每个人都有保护文物的权利,保护文物不是你们的专利,每个人都应该获得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受益权。

  过去我们的想法是,责任不大,那么我们拿出来展示的文物越少就越安全,都在库房里才安全。

  实际上,该出事时还会出事,只有当人们共同保护,共同呵护,共同守护,共同监督,它才最安全。

  我举个例子,比如太和殿。太和殿两边其实有两个门,西面叫右翼门,东面叫左翼门,几十年都是封闭的,人们只能沿着中轴线往前面走,高大的宫殿,宽阔的广场,一根树都没有,走到最北面的御花园才看到树。其实太和殿两边就是生态景观。

  今天故宫打开了右翼门,人们能看到什么?迎面就是18棵300年树龄的大槐树。那么打开左翼门人们能看到什么?就是过去的舰艇广场,将完整的紫禁城生态景观呈现出来了。

  我们要继续扩大开放。今年故宫在布置外国文物馆。故宫是中国博物馆中唯一收藏数以万计的外国文物的博物馆。

  比如延禧宫,它是一个中西合璧的空间,末代皇帝请德国人设计了一个西洋的古建筑,叫灵沼轩水晶宫,但是没有修成,1909年开工,两年后皇帝退位了,成了北京地区最老的一个烂尾楼。

  我们把它建成外国文物馆。现在外宾来了,我们会拿一些他们国家的外国文物给他们看。

  我们去年开始打开一座座库房,比如南大库,156米长的巨大库房,但是过去几十年存放的就是一些材料,一些木料,非常危险,没合理利用。

  我们把它修好后变成故宫博物院的家具馆,精品家具的陈列,原状的展示,人们在里面流连往返。

  我们要把更多的文物展示出来。过去我们展示不到1%,到去年年底占了3%,到今年年底我们将展示文物8%。

  比例还是很少,所以后面我们还要建更多的博物馆。但是我们知道,我们开放再多的区域,迎接再多的观众来故宫参观,这也无疑是全球人口很少的一部分。

  我们是一个千万级的博物馆,我们希望我们成为亿万级的,成为10亿万级的,那么该怎么办? 就要靠互联网技术,靠数字技术。

  经过几年的努力,前年我们的网站访问量是8.91亿,中国文化机构第二名是1.8亿。

  我们把外文网站做得更加强大,让世界各国人了解故宫文化;我们把青少年网站做得更加活泼,希望孩子们自愿地多走进博物馆听通俗有趣的故事;我们开始举办网上展览,人们足不出户可以看我们过去的展览、现在的展览。

  我们在全国的博物馆中率先把1862690件文物每一件都公布了,人们可以查阅我们任何一件藏品的信息。

  我们搭建了三个摄像室,源源不断的把藏品的照片、古建筑照片上传进入我们的网站,人们在家里可以看到全景的故宫,震撼的故宫。

  同时我们加大我们的微信和微博的访问量。比如前年一场“紫禁城的初雪”的照片微博阅读量达到1425万。

  前年我们开始推出了《故宫展览》app,人们可以用手机到故宫的展厅里面参观。比如养心殿正在修缮,但是我们建了虚拟现实的养心殿,人们可以再次走进养心殿,感受会不同。

  我们还用了三年零四个月的时间建成了数字故宫社区。我可以负责任说,今天全世界博物馆最强大的数字平台已经诞生在这里了。

  它的功能在不断完善不断的扩大。比如公众教育文化展示、参观导览、资讯传播、休闲娱乐、社交广场、学术交流、电子商务。

  去年推出的《古画会唱歌》,我们拿出11幅古代书画,深入地把古代书画的内容告诉同学们,他们开始作词谱曲,500多首歌曲做成了《古画会唱歌》的演唱会。

  那些年轻的同学们,在他们理解的古画意境进行了有益的表演。我们参加了在深圳的文博会、上海的进博会,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我们还通过各种手段让人们了解、理解故宫文化,比如我们的话剧团去年被选到了上海的国际戏曲节。《我在故宫修文物》,豆瓣评的9.4分,超过《琅琊榜》和《舌尖上的中国》。

  我们在2019年1月1号投放了和网易一起合作的《妙笔千山》,就是《千里江山图》,200个国家同时登录,当时一上去就是TOP1。我们还要继续努力,到明年智慧故宫将建成,我们的文化传播力量、世界遗产监测水平、安防技防将更加强大。

  今天我们也在进行文化创作。过去我们叫文化产品,今天我们知道了,中间必须加两个字:创意。

  什么叫文化创意产品?我理解的就是要深入研究人们的生活。人们生活需要什么,来研发什么。

  第二个就是要深入挖掘自己的文化资源,把文化资源提炼出来,和人们生活对接,人们才会喜欢。比如我们的紫砂,选择了五个皇帝当时使用过的五把紫砂各选一件,组成了“五福五代”,比如红泥的、黄泥的、绿泥的、紫泥的、黑泥的形成套装,也成为“国礼”。

  故宫有一幅名画叫《乾隆皇帝大阅图》,5米多高,但乾隆皇帝画的不怎么好,马画的特别好。

  于是我们把马提了出来,用这匹马的外形做了“神骏水果叉”,马头、马尾巴、马蹄子是铜的,身材是瓷的。大家知道,我们要给外宾送礼的话,国家规定是很严格的,不能超过400块钱。我们这个是398元。

  所以,文明进步也一定要倾听社会的呼声。四羊方罍上面做成茶壶,下面做成茶碗,加一盖,加一托,摆在家里是工艺品,客人来了就可以喝茶。文化创意产品必须要结合人们生活,必须要有实用性,最好还有一点趣味性。

  比如人们参观故宫,对藻井印象很深,我们就做了藻井伞。人们参观故宫对宫门印象很深,我们就做了宫门包。人们参观故宫,对于太和殿的脊兽印象很深,我们就做了跳棋、衣服夹子。

  做女性的口红广告,这个绝对美,为什么?因为它提炼了故宫的服装和藏品元素,组成一个系列。口红唯一的缺点就是买不着。

  我们加快生产90多万个口红,但还是供不应求。希望大家能够支持国货。我们同时还出了故宫面膜,卖得不好,我才知道,人们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拿出故宫的口红来抹,这多有身份!面膜是在家里贴的,通常情况下不会在公开场合使用。

  今天故宫的营销应该是个充满文化氛围的一个空间,不能再是路边的商店,充满商业氛围。

  我们也不叫商店,叫文化创意馆,比如丝绸馆,服饰馆,都是故宫元素的,比如御窑馆、影像馆、陶瓷馆、陶艺馆、铜艺馆、木艺馆、书店,还有给幼年儿童准备了儿童文化创意馆。

  故宫是个教育机构,我们成立了故宫学院,六年来我们不断在壮大,培养故宫学者的同时,在全国十个城市建立了十所故宫学院的分院来传播文化。

  当然我们更多的是面对学生、面对社区的。故宫去年的教育活动6万多场次,是全世界博物馆教育活动最丰富多彩、受众人群最多的。

  比如故宫知识讲堂每天都爆满,孩子们在这里串朝珠、绘龙袍、画盘子、做堆绣、做结彩、包粽子、做拓片,所有都是免费,故宫教育不收任何一分钱。

  我们大量的营销收入投入到同学们身上是最值得的,他们长大以后一定是对传统文化有认知热爱的一代!

  大量古建筑修好以后,把它用于教育,新的大教室可以迎接更多的观众,更多的同学们来上课。

  当然,故宫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地方,我们几十个庭院都非常的安全,春天、夏天、秋天都被各种教育机构、各个学校的同学们把它们铺满了。

  我们的教育活动也深入更多的城市和国家,比如新加坡、泰国、澳大利亚,这些外国的小朋友也很喜欢中国文化。

  我们也对社区进行教育,几个故宫讲坛每场都爆满,同时把培训课程深入到社区,比如碑帖传拓的培训、楷书技法的培训、古琴太极的培训、茶器花器的培训,也深受社区喜爱。

  我们一个新的品牌开始走向全国各地的社区就是紫禁书院。书院过去是小众的,过去有知识的人是少数,今天人人都有知识,希望人人都了解传统文化。所以我们把紫禁书院推向了更多的城市,也受到了很多观众的喜爱。

  我们也进行国际培训,两大国际组织,一个国际博物馆协会,一个国际文物修复学会,都把全球唯一的培训机构设在了中国,设在了故宫。

  国际博物馆协会六年来培养了来自72个国家的350多名专业人士。比如有一位是葡萄牙里斯本政府的一个女士,去年12月访问葡萄牙的时候,她已经毕业当了葡萄牙博物馆的馆长。

  我们和更多的博物馆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和更多的教育机构建立联合培养人才的机制,和更多的文物修复机构建立起合作的实验室。

  故宫博物院的博士后科研工作站人气也很旺,每个出站的博士后毫无例外地都申请留在了故宫博物院工作。

  我们源源不断的把优秀的、世界各地的展览吸引到故宫博物院来,同时我们的展览越来越多走出了红墙、走向世界各地。

  过去6年,我们走向世界各地的展览有150多场。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一年有两三场展览走出自己的展馆已经了不起了,我们去年有42个展览走向了世界各地。

  同时我们也在不断创新。我们有一个新型的展览叫文化创意展,没有一件文物,全是我们的文化创意产品和数字技术的组合。

  第一站到了东京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然后去年我们到了蒙古、贝宁、布鲁塞尔、悉尼、首尔、新加坡,场场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所以今后,我们会把更多的文化创意展推向世界各地。我们希望不断扩大开放的故宫博物院,成为人们生活中一片文化的绿洲。

  今天,故宫要走出去,要建更多的文化机构。我们在厦门鼓浪屿建了故宫博物院的外国文物馆,在泉州筹建故宫海上丝绸之路馆,在前门大街建故宫艺术馆,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也顺利开工。

  我们也在努力,在北京颐和园北面建设一个大型博物馆。我们希望它的建设能使我们的传播力量更加强大。

  1935年,故宫曾经到英国举办展览,拿出735件,这次886件文物。但是除了展厅以外,我们还把故宫的各个庭院,我们重新挂上春联,挂上门神,挂上宫灯,那么我们要践行让文物活起来。

  最后我用几分钟时间说一说《紫禁城里过大年》,这是是故宫博物院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展览。

  1935年,故宫博物院的文物远涉重洋,走了48天,到了英国举办了一次大型展览,有735件文物。 这次是886件文物,在我们巨大的展厅里进行陈列,并且是很多沉睡的库房里没有机会展示出来的文物。

  比如过去皇帝在宫廷里吃饭用的玉碗,比如过去皇帝明窗开笔之前斟满酒的金瓯永固杯,这些都展示了。

  但是这个展览不同于一般的展览,我们把整个紫禁城布置成一个大的展区,人们走进沉浸式的数字体验,可以在这里接福,在这里面了解京剧,可以自己堆雪人。

  我们把故宫的各个庭院,用春联、门神、宫灯把它点缀起来,使得整个春节的氛围前所未有。

  此外,我们重新树立起宫灯,万寿灯和天灯。1840年英法联军进入北京,从那一年开始,我们的这个灯再也没有竖起来过,180年以后第一次重新在紫禁城树立起来。

  经过半年的研发,我们的万寿灯都完全按照过去的原状布置起来,这是我们艰苦卓绝的一个研发过程。

  但是它是春节的,等4月展览结束时它要移走,移到哪去呢?我们希望把它拍卖了。这次拍卖的全部资金,我们希望给贫困地区的学生们。

  大年三十,我们接到一项任务:北京市希望能够举办灯会,把中轴线亮起来。

  那时候很多人都回去过春节了,我们特别着急,初三开始汇集人,开始找赞助,然后开始进行了四天的设计,然后用八天的时间举办灯会。

  对于故宫,这是第一次大规模的夜间开放,第一次把紫禁城真正照亮。125个国家的大使和87家外媒在全世界进行了报道,这是空前的对于故宫的报道。当然,我们只有12天时间的筹备,做得不是很圆满。

  有人说故宫做的灯会没有法国巴黎圣母院做的好。巴黎圣母院做的灯会当然有它的特色,但是巴黎圣母院的灯光秀是人站在那里看灯光的变化,以建筑为屏幕,而我们是人走在灯光中,走在环境中,走在大自然中,领会了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所以我坚定认为,今年的正月十五,中国的月亮最圆。

  我们的文物保护必须要活起来,融入人们社会生活。只要文物有魅力有尊严,那么它才能成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

  只要能够成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我们的亿万观众才能从文物保护中受惠受益。

  人们真实地感受到文物保护对于我现实生活的意义的时候,才能对文物更加尊重,把它保护得更好,才能更加成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力量,这才叫一个良性循环。

  如果我们的文物被放在一边得不到保护,我们的古建筑修好被锁在院子里面,我们的遗址没人能把它变成遗址公园,发生盗掘古建筑,发生火灾,这是叫人痛心的。

  所以通过故宫的保护,我越来越感受到,我们就是要把我们的文化资源最大程度地让它活在当下,活在人们生活中,成为促进我们经济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这就是我今天的体会。

  中国有坚定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建立在5000多年文明传统上的文化自信。

  文化是什么?它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自信是什么?它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最基本、最深沉、最持久的力量。只有当我们有文化自信时,再加上我们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实干,我们才能拥有未来。

来源: 腾讯文旅 责任编辑:朱舒婷
相关阅读 (关键词:旅游)
文创产品破圈 博物馆与品牌跨界迎来大爆发 2019-08-20
驻埃及使馆再次提醒中国游客乘机时注意看管好个人财物 2019-08-20
上海旅游节期间79家景区、博物馆、美术馆推出半价活动 2019-08-20
个性深度游带动京城旅游消费升级 2019-08-20
期待“摘星”倒逼我国酒店业健康发展 2019-08-16

14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