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旅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 专家
刘亚政 | 疫后的冰雪产业
第一旅游网:www.toptour.cn      发布时间:2020-06-30      字号:【

        疫情下的全球产业链的阻断和转移、世界消费市场的疲弱和衰退、国内防境外疫情输入形势的严峻,依旧对国内经济发展构成巨大的挑战。疫情下的旅游服务业全产业停摆,更对依仗冬季消费的冰雪旅游产业形成致命冲击。本来冰雪旅游在国家“三亿人上冰雪”的一系列政策持续的刺激和导向下,在愈来愈浓的“2022北京冬奥”的氛围下,在多年来冰雪旅游产业高速发展的基础下,今冬雪季已呈爆发式增长并有望成为启动国内消费市场的新引擎,成为供给侧改革发展下的经济新支柱。突遇的疫情对有着“一季养三季”特征的冰雪旅游产业的冲击,更远远超过一般性的传统产业。恰如万龙滑雪场董事长罗力所讲:“疫情使大家都挨了一刀,其他行业挨在脚上,还可以一瘸一拐走路;而滑雪产业这一刀挨在了脖子上,一年全靠这一季收入,这一刀是有生命危险的”。
  
  
  
  疫情下2019-2020年冬季,冰雪旅游产业特别是滑雪旅游产业面临了一个“最好的雪质、最多的雪场、最充分的准备与最差的市场表现”的尴尬局面。最好的雪质:滑雪旅游也是靠天吃饭的产业,雪量大小对企业经营成本、滑雪者吸引力直接相关,下雪对滑雪场来说就是下钱。去年冬季贫雪,今年冬季迎来了多年不见的连续大雪。特别是滑雪黄金季的一月份,全省降雪量比常年显著偏多。最多的雪场:2000年中国滑雪场只有50家,但到2018年滑雪场数量已上升到742家,2019年滑雪场的总数已达到了770家,目前我国滑雪场数量占全球比例已超过三分之一。最充分的准备:迎接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三亿人上冰雪”形成大氛围,无论滑雪场的设施筹备与滑雪者人口的增量,都对滑雪市场的爆发提供了条件和预热;最差的市场表现:初步估算受疫情防控影响今冬雪季的营业额达不到去年冬季的半数,间接和潜在影响更为巨大。
  
  
  
  吉林省的滑雪场建设有历史传统的:始建于1958年的松花湖青山滑雪场,为贺龙元帅亲自选址,并承办过全国冬季运动会;始建于1959年的通化滑雪场,是聘请苏联滑雪专家帮助建设的新中国第一座具有国际水平的竞技滑雪场;始建于1994年的北大湖滑雪场,曾举办过国际雪联自由式滑雪世界杯、第六届亚洲冬季运动会、全国第八届、第九届及第十二届全国冬季运动会等多项国际国内重大体育赛事。吉林省的滑雪场近十年的建设更是超常规的:松花湖万科、长白山国际度假区、鲁能、天池雪等滑雪场,动辄投资数百亿元,其与世界水平同步甚至超前的设施一举把吉林省的滑雪场建设推到了全国的领先位置。近些年来,全国滑雪人次最多的5家滑雪场,吉林始终保有三家。松花湖万科度假区滑雪场取代长白山万达国际度假区滑雪场,多年来居中国滑雪人次之首。评价雪场的核心指标,还有一个是山势垂直高度。在全国770家雪场中,垂直高度大于 300米的仅占2.94%,总计不超过20家,而长白山天池雪以950米排第1位,北大湖以870米排第3位,松花湖万科以600米排第5位,长白山万达以380米排第15位。而现在筹建的吉林柳河青龙山滑雪场,雪道垂直高度达891米。
  
  
  
  2019-2020年冬季,中国共有770家滑雪场,吉林省有43家,占全国滑雪场总数的5%。2018-2019年雪季,吉林省共接待游客7263.89万人次,同比增长17.18%;实现冰雪旅游收入1421.81亿元,同比增长22.57%,冰雪旅游已占全省旅游平均总收入的36.85%。与冰雪旅游高速增长相伴,冰雪旅游产业也纷纷加大了投资。2019年冬季,吉林省建设集团共投资8.5亿建设了天定山滑雪场和“长春冰雪大世界”冰雕园。疫情防控的停产对吉林省冰雪旅游产业造成的损失,职能部门和从业者更有发言权。吉林省吉林市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局长闫海春讲:“这个雪季吉林市旅游人数减少了 370多万人,收入减少了4.2亿元左右。在全国经营业绩名列前五的万科松花湖、北大湖这两个滑雪场,收入减少了2.7亿元左右。”北大湖滑雪场董事长刘小山称:“游客人数和以往相比大幅下降。预计今年损失游客人数有40万左右,收入损失会有⒈ 7亿元,带来的现金流水损失大概有4亿元。”
  
  
  
  吉林省文旅厅于2月19日就推出了《关于有效应对疫情支持文旅企业发展的13条政策措施》。在指导落实已出台的公共服务政策、加大金融服务力度外,专门针对旅游滑雪场和冰雪旅游景区给予补助。其中规定对2019- 2020年雪季运营的滑雪场,截至2020年1月23日 ,按已接待滑雪人次给予资金补助。已接待滑雪人次 30万以上的 ,一次性补助200万元。已接待滑雪人次10万、 5万以上、1万以上,分别一次性补助 100万元 、30万元、15万元。这种直接补助对损失惨重的滑雪场而言只是杯水车薪。
  
  
  
  对冰雪旅游产业的救助,单凭文旅部门的力量不是够的,需要金融、财政、税务、土地等多方政府部门推出一揽子的政策支持,甚至采取像新能源产业,农机、家电下乡那样的直接补贴政策,倘若我们对疫情更加暴露的滑雪旅游产业的深层矛盾给予重视并加大力度给予解决,这对于推进滑雪旅游这一朝阳产业,无异是件“化危为机”的事情。
  
  
  
  一是重资产、周期长。向来如美国西部淘金的模式,直接从事淘金者收入难保,但提供服务的行业却大赚。就国内各雪场而言,依靠滑雪门票收入鲜有盈利者。国内创办最早、最有可能率先盈利的万龙滑雪场,从2003年到现在,硬件设施上陆续投入了20多亿元,但始终还不能够让经营现金流转正,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二是不成熟盈利模式。就吉林各大雪场经营上看,更多靠得是雪场与房地产绑定的模式,依靠雪场赚得的人气来卖房子。比如松花湖万科、长白山万达都是房地产的另类经营模式。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滑雪旅游产业至今尚未找到自已的盈利模式,在现今经济生态下还不是一个成熟的运营模式。甚至雪场的房地产一倒,滑雪场便孤掌难鸣。比如长白山万达开办数年来,滑雪异常火爆,甚至春节期间宾馆价格翻倍。但它周边开发的“长白山41度小区”和“长白山万达广场”项目受挫,特别是它的别墅小区项目受到环保督查被拆除,导致万达集团整体退出,长白山万达国际度假区更名,滑雪场经营甚至一蹶不振。在建立利润共享、风险共担方面,各雪场已有探索,如雪场经营与宾馆住宿业、雪场经营与旅游企业连动的模式。但经营方式的改进都不足以支持滑雪企业的健康发展,依靠雪场本身经营难以破除盈利不足的困境。
  
  
  
  三是融资难。滑雪旅游产业是个重资产项目,需要通过长远的投资才能逐渐回收投资,这就造成产业的金融属性特别强,对金融的依赖度和敏感度也特别高。目前中国各大滑雪场的经营的“痛点”在融资难,从商业性银行拿到的短期贷款额度低、利率高,而冰雪产业本身投资额度大、回报周期长,疫情防控又使得造成了大“窟窿”,归还贷款成为大问题。对此,全国滑雪场联盟秘书长王勇认为, “冰雪产业是一个长线的投资,如果对其实行15年到20年时间的中长期贷款,既降低了国家政策性银行的放款风险,也可使企业的收益实现可持续性。最重要的一点是能把我们运营成本和财务成本降低,让中国滑雪产业能真正健康有序地发展。”要考虑到滑雪产业经营的特殊性采取特别的金融政策。
  
  
  
  四是投资成本高。北大湖滑雪场建设雪道,林地补偿形成的开发成本每平方米为 300元,这一山地的价格已超过当地永吉县工业用的平地价格。北大湖滑雪场董事长刘小山讲:“要开发1000万平方米雪道,我们光付出土地补偿就需要30个亿。其实国家和省里都出台了这方面的支持政策和意见,但是各个厅局的政策有很多重叠,真正落实下去不是很容易。我们希望出台这些政策能有实施细则。” 同时,考虑到雪场对于区域经济发展和城市形象来讲,已多具公益性基础设施建设的内涵,应加大对其的免税力度。比如,雪场的高速缆车,建设一部动辄以亿计算,全国770家雪场总数加起来也不足50部,它却是北大湖、松花湖万科这样规模雪场的标准配置,我们应当针对这种大型的有公益性质的基础设施建设,给予奖励或免税。
  
  
  
  
  
  
  
  (刘亚政,吉林中日韩合作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东北师范大学特聘教授)

来源:中国旅游研究院(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 责任编辑:李宛洁
相关阅读 (关键词:旅游)
旅游度假区高质量发展的理性思考 2020-08-12
广西培训文化市场行政执法业务骨干 2020-08-12
国际游客减少 法国旅游业损失至少300亿欧元 2020-08-12
新活力 云南昆明至宁夏中卫旅游包机正式开通 2020-08-12
赴澳门旅游签注今起陆续恢复办理 2020-08-12

7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