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旅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 专家
激发我国教育服务业就业效应的政策建议
第一旅游网:www.toptour.cn      发布时间:2020-09-22      字号:【

       受全球经济下行及疫情叠加影响,在当前及未来一段时期,稳就业和保就业是我国最重要的宏观调控政策。教育服务业是伴随新一轮科技革命、消费及需求升级快速发展起来的现代服务业,近年来在国民经济行业中对劳动力特别是是高校应届毕业生的就业吸纳能力突出。减轻疫情对教育服务业的影响,更好地发挥其就业吸纳效应,对于稳就业特别是缓解节节攀升的高校毕业生就业压力十分重要。为此,我们结合对教育服务业及代表性企业的相关调查,分析当前我国教育服务业的就业吸纳效应,并就切实减轻疫情对教育服务业的影响、更好激发行业企业的就业吸纳效应提出对策建议。
  
  一、客观认识我国教育服务业的就业吸纳效应
  我国教育服务可分为政府为了满足社会公共教育需求而提供的教育公共服务及市场上各类机构以营利为目而提供教育服务与产品的教育服务业两部分。在技术创新、教育需求升级等因素驱动下,教育服务业蓬勃发展并已成为公共教育服务体系的重要补充。从教育服务业对经济社会的贡献来看,不应忽视其吸纳就业的能力和潜力。
  (一)教育服务业已具有很强的就业吸纳能力
  一是教育服务业为社会提供了至少近千万个工作岗位。为了对教育服务业的总体就业吸纳效应有大致研判,我们根据2019-2020年对相关企业抽样及线上调查数据,初步估算了全国教育科技企业、校外培训机构的总就业规模。截止 020年2月25日,通过在工商管理部门查询到注册名称中包含“教育科技”、“教育咨询”的企业共437,919家,获取31,745条企业相关数据,约占总体7%,在95.45%的置信水平下估算,根据抽样数据估算“教育科技企业”总体就业规模为579-729万人;截止2020年2月14日,通过教育部校外培训机构管理服务平台以对31个省(区、市)的校外培训机构问卷调查,获取有关机构教职工的相关数据共128,464 条,约占全国401,050家机构的32%,在95.45%的置信水平下估算,根据抽样数据估算“校外培训机构”总体就业规模为360-374万人;在此基础上,剔除上述两大类样本企业中3% 左右(9-10万人左右)的重复样本,并将就业人数加总,初步估算出目前教育服务业的总就业人数为930-1093万人。事实上,目前“教育服务业”还没有统一的界定标准,教育新业态层出不穷,该数据仅根据对教育服务业中占比最大的两类企业数据进行初步估算,实际上教育服务业的就业吸 纳效应应比该数据更大。
  二是教育服务业已逐渐成为应届毕业生就业的蓄水池。2020年我国高校毕业生约874万人,规模达历史新高,同比增加40万人。疫情影响下,教育部、人社部等部门采取了诸多措施来保障应届毕业生就业,但整体形势仍然严峻。以2003年“非典”疫情为参照,疫情对高校毕业生就业产生了显著的负面影响。调查数据表明,2003年、2005年、2007年、2009年、2011年、2013年、2015年、2017年、2019年高校毕业生待就业的占比分别为 35.8%、22.4%、22.6%、26.4%、21.9%、23.4%、12.8%、10.1%、12.3%。可以看出,“非典”当年的待就业占比最高,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毕业生在离校时尚未找到工作。同时,今年通过研究生、专升本扩招而缓解的就业压力将会累积到未来。在严峻的就业形势下,应当着力发挥教育服务业近年来对大学生吸引力高、吸纳效应强的优势。据调查,2018年仅教育培训行业就为普通本专科应届毕业生提供约32万个就业岗位;“全国高校毕业生就业状况抽样调查”结果表明,2019年教育行业首次成为应届毕业生就业占比最大的行业,达12.6%;另根据大数据分析,2019年教育培训行业应届毕业生岗位量增速以111% 的涨幅位居全行业第二,而从业者的年龄结构趋于年轻化也侧面体现出行业在吸纳毕业生就业方面的作用:25岁以下、25-30岁、30-35岁、35-40岁、40-45岁、 45-50岁、50岁以上教师的占比分别为 18.66%、41%、21.14%、9.91%、3.90%、2.47% 及 1.02%。我们在对行业代表性企业某教育集团的调研中了解到,2019年,该集团新入职全职员工17,534人,平均年龄 25.46岁,其中应届生9,460人,岗位占比23.21%。此外,新入职员工中共有教师8,650人,平均年龄为24岁,30岁以下(不含 30岁)教师占比高达96.79%。在疫情影响下的2020年,该集团仍在增员,计划至少吸纳20,000名应届毕业生。不仅如此,教育服务业对高学历人才的吸引力也逐渐增强,大数据分析表明,2019年,行业中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的教师占比近95%,其中具有本科和硕士学历的教师占比分别为59.62%、33.12%,具有博士学历教师占比为 1.86%。
  (二)教育服务业蕴含巨大的就业吸纳潜力
  一是教育需求升级所带来的市场空间仍在扩大。随着我国步入中高收入国家行列,居民消费层次已从一般家庭消费向教育、文化等高端消费发展。2016年我国居民恩格尔系数降至30.1%,接近联合国划分的20%至 30%的富足标准。近十年来,我国居民文教娱乐消费持续增加,家庭教育投入持续高速增长。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2.16万元,其中教育文化娱乐支出为0.25万元(占比约11.6%),按14亿人口推算,教育文化娱乐的总消费支出为3.52万亿元,是规模庞大的消费市场。在终生学习时代,教育消费支出的扩大意味着人们不再满足于基础性和标准化的教育,而是更加重视人力资本投资以及追求个性化、多样化的教育服务。需求升级推动了教育服务供给方式与服务模式的不断创新,巨大的市场空间不仅将催生更多的就业机会,也加速了行业对高素质从业者的需求。
  二是疫情加速了在线教育的快速发展并彰显了企业在多元协同合作中的价值。此次疫情提升了教育系统对在线教育的认知和应用水平,也提高了社会各界对提升在线教育教学质量的期盼。疫情期间,大规模的在线教育有效支撑起两亿多在校生的“停课不停学”,而这背后离 不开企业的协同努力。众多教育服务企业通过提供线上教育资源及在线教学平台、工具、技术等形式助力教育单位、学校、教师开展了各具特色的在线学习及其他线上教育教学活动,为扩大教育资源覆盖面、推动教育公平、实现优质的“互联网+教育”做出了贡献,进一步彰显出教育服务业在政校企多元协同合作中的价值。疫情过后,预计教育科技企业、在线教育领域将迎来更大的发展前景,吸纳就业的潜力也将进一步增强。在调研中我们了解到,某提供K12阶段培训的校外辅导机构,其网校注册人数在疫情期间上涨了100%。
  三是教育服务业在“新基建”浪潮下将释放更多就业机会。自2012 年中国线上教育元年以来,一批教育服务企业快速成长的背后所依托的,就是大数据、人工智能、云服务等“新基建”所推动的教育创新。近期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再次为“新基建”按下快进键。一方面,“新基建”可以帮助更多教育服务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利用数字工具提高市场响应能力;另一方面,“新基建”将激励更多教育科技公司不断更新、迭代前沿技术并加快行业融合与应用,同时倒逼更多传统教育企业数字化转型,从而使整个行业在 AI+ 教育、5G+ 教育、教育云服务等领域产生对技术研发、应用、维护等相关人才更大的需求,进而创造、释放更多的就业机会。
  二、多措并举激发教育服务业的就业效应
  减轻疫情对教育服务业的影响,帮助企业走出困境,对于提振企业信心、稳定就业,以及激励行业企业更好地服务于我国教育事业的发展大局具有重要意义。应按照国家做好防疫前提下保障复工复产的相关部署,从加大政策合力、增强行业助力、提升双创能力、释放消费潜力等方面助力行业发展、提升就业吸纳效应。
  (一)加大政策合力,帮助企业稳定现有就业岗位
  一是根据行业实际困难,增强政策合力。根据我们联合行业协会在疫情期间对1459家教育服务企业的线上调查结果,当前教育服务行业面临的三大困难是营收减少、场地租金压力及人力成本过高。除了推动相关部门已出台的税收、社保、公积金、信贷等支持政策落地外,还应在给予企业场地租金及水电费补贴、允许企业实行阶段性灵活薪酬等方面予以支持。
  二是对受疫情影响不同及不同类型企业分类施策。加大对复工率低、稳岗压力大、遭遇严重现金流困境的中小微线下企业的财政补贴、信贷支持力度;适度增加政府、学校对教育科技类企业服务的购买,支持企业为不同区域、各类学校提供线上教育教学的平台、系统、技术等服务,对为疫区及贫困地区提供在线学习解决方案及信息技术支持的企业给予表彰和奖励;支持教育培训机构不断创新符合学习者个性化、多样化需求的在线教育产品与服务,提高教育服务的质量和效率。
  (二)强化行业协会及头部企业作用,支持人才供需互助平台建设
  疫情对线下企业的经营活动产生严重冲击,特别是线下培训类机构的经营活动完全停滞,而在大规模线上教育时期,线上企业则在师资、技术人才方面有着更旺盛的需求,即“线下裁员”、“线上要人”的结构性供需失衡在短期内集中表现出来。为此,应鼓励行业协会及头部企业发挥纽带作用,加快建立行业人才供需互助平台,并为平台建设提供必要的资金支持和便利条件。平台连接供给方与需求方,鼓励企业在平台上实施“共享员工”模式,线上企业通过借调线下企业待岗员工整合人力资源;鼓励有业务扩张、增员计划的线上企业积极吸纳受疫情影响而停业的其他企业员工。平台可进一步向全国高校、高等职业院校开放,鼓励大企业增加应届毕业生招聘指标特别是湖北地区院校的毕业生指标,这既是承担社会责任的表现,也是储备高质量人力资本的契机。
  (三)提升行业双创能力,推动创新创业带动新就业
  既要稳住现有企业,也要善于从不断涌现出的新技术、新业态及新模式中挖掘教育服务领域新的就业潜力。一是围绕“新基建”领域,支持教育科技企业加强“5G+教育”相关技术研发及应用场景探索。鼓励支持企业以5G为底层依托,融合大数据、AI、AR/VR等前沿技术,不断丰富智慧教育应用场景,加强政校企协同,共建未来智能教育新生态。鼓励高校、职校向教育服务业培养及输送更多新型人力资本以满足行业对数字化人才日益增长的需求。二是拓展教育服务新业态,鼓励企业创新商业模式,支持创业探索。鼓励行业企业抓住数字经济发展契机,拓展教育服务新业态,并在教育个性化服务、产业链延伸融合、新型营销等商业模式创新方面进行更多探索。进一步提升教育服务领域创业带动就业的能力,切实降低创业门槛和成本,放开社会资金进入教育的管制,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吸引社会资本和金融资本流向教育服务领域,助力行业规模扩大与质量升级,从而释放更多就业机会、吸引更多高校毕业生投身教育服务业。
  (四)释放教育服务消费潜力,完善适应需求升级的教育消费环境
  释放教育消费需求,是对冲疫情影响、激励企业扩大产品和服务供给、尽快走出困境的重要着力点,也是教育服务业高质量发展及增强就业吸纳效应的长远之策。一是深化落实各类监管措施,形成教育服务业多元共治格局。深化落实教育部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教育APP,以及促进在线教育健康发展等各项措施,健全完善教育服务业质量管理、质量监督和质量标准体系,形成企业规范、行业自律、政府监管、社会监督的多元共治格局。二是促进教育消费扩容提质。促进教育服务消费线上线下融合发展,拓展服务内容,扩大服务覆盖面。探索建立在线教育课程认证、“学分银行”等制度,加快构建在线教育教学质量保障机制和评价机制。鼓励企业积极探索中小城市和农村地区的智慧教育解决方案,协同政府和学校加快推进“三个课堂”建设。鼓励机构围绕数字技能培训、STEAM教育、机器人教育、职业技能培训、综合素质提升等方面推出更多教育产品和服务。三是加快推进教育服务领域的信用体系建设,畅通消费者维权渠道。推动教育服务业信用信息共享交换平台建设,实行守信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健全教育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完善学生及监护人、学习者权益保障办法,健全教育培训权益申诉和救济机制,有效维护消费者权益。
  
  作者:李建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关成华,北京师范大学;赵峥,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陈超凡,北京师范大学

来源:《发展研究》 责任编辑:李宛洁
相关阅读 (关键词:旅游)
广东惠东县在长沙推介巽寮旅游产品 2020-10-23
澳大利亚航班骤减日损失3亿 专家吁尽快开放 2020-10-23
云南罗平:打造金丰油脂有机油菜籽种植基地 2020-10-23
北京:全新业态 潘家园打造电商文玩直播基地 2020-10-23
"冬游广西"文旅推介举办:山水暖你 壮乡等你 2020-10-23

8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