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旅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 专家
陈东军,钟林生:国外国家公园教育利用研究进展与启示
第一旅游网:www.toptour.cn      发布时间:2020-10-14      字号:【

  我国国家公园体制建设起步较晚。2017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指出国家公园的首要功能是自然生态保护,同时兼具科研、教育、游憩等功能。围绕国家公园的各项功能定位,国内学者主要从法律、政策、保护措施、实现模式及相关技术等方面探讨了国家公园的生态保护功能优化,从适宜性、经营机制、公共管理、发展模式、可持续性等方面讨论了国家公园的游憩利用。

  国家公园教育利用是指依托国家公园资源开展相关教育活动,以激发民众自然保护意识、增强民族自豪感等,体现国家公园的公益性和国家主导性。国家公园建设在我国虽然刚起步,但其他类型自然保护地(包括风景名胜区、水利风景区、自然保护区、地质公园、湿地公园、森林公园等)能结合自身优势开展特色教育活动,整体上成效显著,同时也存在教育内容形式单一、缺乏创新和吸引力、评价体系和立法体系不够健全等问题。自然保护地教育利用的研究始于国内外经验总结及借鉴,例如日本演习林制度、国外青年旅馆模式及自然保护高等教育等,对我国自然保护地的教育实践都有重要启示。随教育实践的逐渐深入,国内学者主要从教育解说系统、动力机制、教育成效、教育模式以及公众对自然保护地教育功能的感知与认识、满意度等方面探讨自然保护地教育功能的最佳实现。这些研究为我国国家公园教育的实践与研究奠定了一定基础。

  我国国家公园的教育利用尚处起步探索阶段,尽管三江源国家公园、钱江源国家公园等都有进行教育相关专项规划、探索教育功能价值实现路径,但国内仅有少数学者从经验总结介绍、教育解说、教育体系等方面进行初步的相关探讨。例如孙燕和王辉等基于美国国家公园教育解说发展经验,指出我国国家公园应充分认识并因地制宜地发展教育解说项目。国家公园显著的教育成效已得到充分的科学认证,国家公园已经成为不少国家的重要教育场所,在国家教育服务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例如美国国家公园强调生态保护与教育利用并重,成为科学、历史、环境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场所。国外研究基于环境学、教育学、心理学、社会学等多学科视角,主要从教育资源评估、教育管理、教育成效等方面进行了相关探讨,为国家公园的教育利用提供科学依据。

  如何科学合理地对国家公园进行教育利用以实现其教育功能价值最大化,是我国当前国家公园体制建设亟需解答的重要问题。本文通过系统梳理国外相关研究成果,概述国家公园教育利用研究的主要内容,并在研究评述的基础上总结对国内研究的启示,以促进国内国家公园教育利用的相关研究,为我国国家公园教育功能实现、国家公园体制建设提供科学参考。

  一、文献来源与概况

  本文使用系统综述方法对相关文献进行系统收集,文献数据来源于Web of Science核心合集,于2019年8月22日以“国家公园” 和“教育”为主题词进行文献检索,初步得到403篇结果。剔除与研究主题不相关文献,最后整理得到130篇文献用于本文研究。

  基于对上述文献整理,从文献数量的年际变化看(图1),国家公园教育利用研究在21世纪以前进展缓慢,在21世纪初呈现加速态势,21世纪10年代后进一步加快。从期刊刊文数量看,相关文献主要发表在环境科学与地球科学类期刊,期刊多源于美、英等较早进行国家公园体制建设的国家。

  在研究方法方面,定性研究中基于参与观察、问卷访谈等田野调查的描述性分析、案例分析和SWOT分析使用方法较多,研究内容主要集中在教育资源评估、利益相关者态度与教育目的及教育管理等内容;定量研究中运用ArcGIS空间分析、相关分析、数学建模等方法较多,研究内容主要集中在教育资源评估、教育成效评估及其影响因素分析。

  二、研究内容

  基于对上述文献的分析总结,将国家公园教育利用的主要研究内容归纳为教育资源评估、教育目的、教育管理、教育成效及其影响因素4个方面。

  (一)教育资源评估

  国家公园被誉为“没有围墙的大学”,具有丰富的自然与人文类教育资源,包括地质地貌、动植物、土著知识、宗教与信仰等(表2)。为公众提供教育机会是国家公园的重要任务与使命,而教育资源评估是国家公园教育利用的前提,为其合理利用及保护管理提供科学依据。

  教育资源评估包括教育价值评估和教育利用适宜性评价。教育价值是指教育客体对社会或个体发展需要的一定满足,在不同场景及教育主体间具有主观性与相对性,例如美国大烟山既是切罗基人地方传统的传承载体,也是公众环境教育的重要素材。主观性与相对性使得教育价值评估变得困难,现有研究多从生态系统服务角度使用支付意愿、价值转移、协商估值等方法进行价值量(用货币单位)评估,Hutcheson et al估算纽约哈德逊河公园环境教育计划的年度经济价值约为60万美元。在物质量(非货币单位)评估方面,Mocior和Kruse在回顾相关研究基础上,总结了教育价值评估的常用指标,这些指标包括:不同层面的景观/生态系统特征的稀有性,完整性/干扰程度/保存水平,过程/现象的代表性(典型性),多样性/有趣特征的数量,科学知识/科学相关性,作为过程示例的有用性(示例),古地理价值等。教育价值评估表现了国家公园教育利用的内在价值,而教育利用适宜性评价则描述了其内在教育价值实现的外部条件可行性。教育利用适宜性的定性评价方法以SWOT分析为主,例如Nazaruddin对马来西亚塔曼尼加拉国家公园地质遗迹教育资源的分析评估。定量评价多采用多指标综合评价方法,常用指标有:可进入性、有趣功能/观点的可见性、教育站点数量/大小、脆弱性、安全性、使用限制、与其他价值的关联性、解释性潜力等。

  (二)教育目的

  概括地说,国家公园各类教育计划的教育目的主要包括以下方面:

  1. 争取保护支持。尽管国家公园被视为自然保护及社会福祉保障的优秀制度,但因公众对国家公园的认知与态度未能达成一致而面临建设或管理困难。如园区农民的环境意识缺乏、访客的不合理行为都会造成国家公园的环境退化,一些濒危动植物也需要更多的关注与保护。因此,旨在争取公众保护的相关教育计划显得尤为必要。

  2. 缓解社区冲突。国家公园不合理的保护管理政策引发社区冲突。过于苛刻的保护政策影响社区居民生计、过度的旅游开发侵扰社区居民生活等。针对社区冲突,国家公园开展相关教育项目以增进社区居民的国家公园认识、促进社区居民与国家公园管理者的沟通协商,保障社区居民权利。

  3. 提供文化及教育服务。在保护典型代表的自然与人文景观的同时,国家公园也为公众提供亲近自然、游憩、教育等社会福利。国家公园实行相关教育项目以传播国家公园的自然与人文知识,提升公众游园体验,完善科研、教育等文化服务。文化及教育服务体现国家公园公益性,对公众的国民自豪感提升有重要意义。

  4. 防范旅游伤害。随旅游活动的多样化,不少游客尝试冒险旅游活动,源于荒野思想的国家公园成为最佳旅游目的地选择之一。Heggie依据美国国家公园搜救服务的年度报告指出,徒步、划船、游泳和攀登是使旅游者受伤害的主要活动,山区、湖泊、河流、海洋和沿海是最为常见的救援环境。国家公园开展园区游览安全教育,介绍伤害发生的物理环境条件以减少旅游伤害。

  (三)教育管理

  1. 教育方式。教育媒介与教育设计影响国家公园的教育方式。教育媒介是指教育过程中承载和传递教育信息的媒体,国家公园的教育媒介日益多样化,包括纸质媒体、光学投影媒体和电声媒体,以及网页、计算机模型等数字化媒体。鉴于不同教育媒介特点及教育主体偏好,国家公园的教育媒介日趋组合使用。研究表明,图书、电影及课程讲解在国家公园教育中的综合使用能取得良好的教育成效。教育设计是指根据教育目的提出具体规划或方案的过程,对教育成效有深刻影响。教育设计应考虑国家公园资源、教育受众、教育目的等因素。Mugica和DeLucio认为,环境教育设计应结合访客景观偏好;Santangelo等基于意大利Cilento Vallo Di Diano国家公园的地质资源设计了适用于不同教育层次(高中师生、大学生、地质旅游者、导游等)课程教学的教育行程,并阐明各教育站点的重点教育内容。

  2. 教育合作。国家公园的教育利用涉及多方利益群体,其教育管理举措应争取多方支持与合作,包括社区、学校、科研单位、政府等。在教育合作中,国家公园是教育场地与教育资源的提供者,政府制定相关政策并提供相关支持;科研机构依托国家公园资源开展相关研究,并与社区、教育机构共同实施相关教育项目。社区在教育合作中的角色较为特殊,当教育目的为争取保护支持或缓解社区冲突时,社区成为教育受众;当教育目的为提供文化及教育服务时,社区可成为文化及教育服务方。良好的教育合作不仅促进国家公园生态保护与科研教育功能的发挥,也有利于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对波兰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功能与旅游功能关系的研究指出,市政当局与国家公园之间的良好合作不仅保护了自然生态,也促进了区域的经济发展。

  (四)

  作为反馈环节,教育成效通过教育受众在教育前与教育后的某方面表现差异来体现,教育成效评估为国家公园的教育目标实现及教育成效最优化提供科学依据。围绕教育目标分类的认知/意识、情感/态度、行为等维度,相关研究多从单一或多项维度评估国家公园的教育成效(表3)。例如Papageorgiou以访客对国家公园相关知识的掌握(即认知)评估了国家公园的环境教育成效,指出环境教育可在短期内增进访客的国家公园知识并长期促进保护态度的转变;Gore et al以与熊相关投诉(即行为)数量评估旨在减少人熊冲突教育计划的教育成效,并建议继续实施相关教育计划以保护和管理熊类。一般而言,认知/意识、情感/态度、行为三者呈递进关系,即对国家公园教育的认知/意识越多/强,则情感/态度越积极,相关的积极行为越容易发生。

  影响国家公园教育成效的因素可归为个体特征与教育管理两个方面。个体特征包括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与国家公园的利益关系等。研究表明,受过高等教育者通常能更好保留教育计划信息,男性、年龄较大者表现出更高的知识水平,国家公园教育的利益获得者表现出更好的教育成效。教育管理方面的媒介选用及组合、教育分工协作以及教育设计的合理性直接影响教育成效,例如实验证明,视频和戏剧在保护大猩猩教育计划中的使用显著提高和改善了周边村民的知识水平和态度。

  三、研究评述

  根据以上研究内容梳理可知,国外国家公园教育利用研究的内容体系已初步形成(图2)。围绕国家公园教育利用问题,相关研究主要评估国家公园教育资源,设定教育目的、制定教育计划,评估教育成效并据此改进教育管理措施以实现国家公园教育服务功能最优化。总体而言,国外国家公园教育利用研究体现以下特征:

  1. 研究区域集中在国家公园体制建设较早的国家,主要有美国(61篇)、英国(10篇)、澳大利亚(9篇)、南非(9篇)、德国(5篇)等。随国家公园体制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与推广,及其教育利用的不断深入,研究区域将进一步扩大。

  2. 研究理论主要涉及心理学、教育学、社会学等学科理论。随公众教育需求的日益增长及多样化发展,国家公园的教育利用目的、利用方式、媒介使用及教育受众等越显丰富,更多学科理论应用于相关研究,学科交叉性和集成性特征进一步显现。

  3. 研究方法趋于定性与定量研究方法的综合运用。随国家公园教育利用实践与研究的深入,对研究问题的准确描述及合理解释、研究结论的科学性及应用性要求不断提高,研究方法也从定性研究方法为主转向定性与定量研究方法相结合。

  4. 研究内容丰富、涉及领域较广,初步形成体系但需要进一步完善,包括:国家公园教育内容体系研究不足;教育资源的价值评估对各类群体的教育需求的满足有欠考虑,且多限于定性研究;教育成效评估忽略了时间因素,即教育时长以及教育成效的持续性;教育管理研究未能充分结合社会发展条件,考虑在不同文化、科技、制度等背景下的教育管理创新。

  四、对中国国家公园

  教育利用

  2019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指导意见》,从总体要求、管理体制、保护措施等方面提出相关意见以加快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同时,国家林草局发布《充分发挥各类保护地社会功能大力开展自然教育工作的通知》,凸显了自然保护地教育利用的重要性。在中国生态文明建设大力推进及国民教育需求日益增长的时代背景下,自然保护地的教育利用将进一步加大,其教育功能价值将进一步凸显,自然保护地体系主体定位的国家公园的教育利用势在必行。应充分借鉴国外研究成果,结合我国自然保护地教育利用实践与研究现状,加强中国国家公园教育利用的理论研究,构建并完善国家公园教育利用研究内容体系,为国家公园体制建设、国家公园教育服务功能实现提供参考。国内国家公园教育利用的后续研究可重点关注以下议题:

  1. 教育资源评价研究。从内在教育价值—外在利用适宜性综合评价国家公园教育资源,为国家公园教育资源开发提供科学依据。充分考虑价值的相对性,结合教育目的、教育主体特征及具体教育场景,尝试运用经济学、社会学、心理学等学科理论对国家公园各类教育资源进行定量与定性综合的教育价值评估;综合考虑自然承载力、社会环境、相关设施等外在条件,分析国家公园各类资源的教育利用适宜性。

  2. 教育内容体系研究。从要素、结构、构建理论及方法完善国家公园教育内容体系研究,助力国家公园教育内容体系构建。对教育内容的研究不应只限于环境教育或科普教育,国家公园在地方感、民族自豪、国家认同等方面的情感教育作用也值得重视。可尝试基于教育需求、教育目的、教育资源现状等构建国家公园教育内容体系,从教育学、心理学、社会学角度提出教育内容体系构建的理论与方法。

  3. 教育媒介应用研究。实验分析各类媒介在国家公园教育实践中的优劣性,为国家公园教育媒介使用提供科学参考。教育媒介形态经历了教具化、多媒体化、智能化阶段,并呈现虚拟化的演变态势。可采用实验法,比较各种媒介在国家公园教育中的成效优劣;结合相关实践案例,分析在VR、AR、5G等技术背景下的国家公园教育媒介应用适宜性与创新性。

  4. 教育合作与管理研究。探讨国家公园教育合作机制与管理创新,为国家公园教育利用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保障。国家公园教育利用涉及多方利益群体,应综合分析社区、教育主体、教育机构等多方利益诉求;结合相关案例分析国内外国家公园合作管理的成功经验,如美国自然地标计划,并结合我国具体国情分析国外经验的适用性;基于利益群体社会关系及国内外相关经验,探讨合作管理创新机制。

  5. 教育成效评估及其影响因素研究。评估国家公园教育成效并分析其影响因素,为教育目的实现及教育成效提升提供科学依据。结合教育学、心理学、社会学等学科理论,根据教育目标构建评估体系、分析国家公园教育成效,并进一步分析影响教育成效的相关因素、探讨各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关系。

来源: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 责任编辑:朱舒婷
相关阅读 (关键词:旅游)
果园港国际铁路班列铁水联运突破1万标箱 2020-11-27
“有一种生活叫周庄”文旅主题展亮相上海 2020-11-27
2020上合组织地方区域合作交流会在徐州召开 2020-11-27
入冬带火“海岛游”! 三亚旅游人气旺 2020-11-27
刘锋:全球文旅精英汇聚 世界旅游业对话 2020-11-27

13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