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旅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民宿撬动乡村旅游 抱团落户抵御亏损风险?
第一旅游网:www.toptour.cn      发布时间:2018-11-13      字号:【

  “单个民宿最大的痛点不是投资缺钱,而是运营过程中缺人。”国内第一家非标住宿服务机构、民宿+生活方式空间运营商借宿的创始人夏雨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留不住游客,往往意味着投资失败。

  能不能打造一个Shopping mall,聚合国内顶尖民宿品牌,用集群化的密度来吸引游客,带动区域旅游市场,改良民宿行业标准,并且提升整个集群和每个集群成员的商业价值?

  夏雨清正在尝试。继和宁夏中卫市政府在沙坡头景区南岸半岛打造了第一个大型民宿集群黄河·宿集后,夏雨清拉开了秦岭深处、黄浦江边滚动开发的民宿集群大幕,他的第三个大型宿集选在了去年民宿订单量最多的成都附近。

  11月6日,借宿和四川龙门山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龙门山旅游)、四川省彭州市的磁峰镇人民政府和新兴镇人民政府分别签订了龙门山民宿聚落投资协议,共同打造“白瓷建筑艺术山谷”民宿集群。同时“落地”的还有龙门山旅游、借宿平台与6位国内外知名建筑师对龙门山宿集的建筑设计师签约协议。

  对彭州市政府来说,除了依托自身自然环境和特色本土文化优势发展民宿产业外,更希望凭借民宿集群助推乡村振兴。

  乡村旅游人流多赚钱少

  继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新时代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后,10月16日,国家发改委网站公布了《促进乡村旅游发展提质升级行动方案(2018年-2020年)》的通知,无不旨在促进农民增收、农业增效和农村经济社会全面发展。

  国内游的客流量有一半来自乡村旅游。近日,由文化和旅游部提供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数据显示,去年乡村旅游的总人次为24.8亿次,占国内旅游总人次的49.7%。

  乡村旅游大多在各个区县旅游市场。和乡村游近年来人气火爆相比,游客掏的腰包在国内旅游总收入的占比却偏少。

  根据文化和旅游部在全国25个省、市、自治区设立的扶贫观测点相关数据分析测算,2017年全国乡村旅游总收入1.39万亿元,占国内旅游总收入的30.4%。

  夏雨清来龙门山之前,也对民宿新“网红”成都及周边旅游市场做了一个调查。同样,他发现,尽管途家《2017年民宿短租发展报告》里写到,去年入住最多的民宿目的地城市中,成都订单量已超越民宿最先起步的杭州和三亚,排在了第一位。但乡村民宿相对集聚在青城山、三圣花乡、明月村等乡村旅游发达地区及知名景区周边,虽然部分中高端乡村民宿以差异化特色的“小而精”的民宿产品深受市场好评,但这并没有整体拉高成都周边包括农村在内的游客人均消费。

  借宿后来汇集而成的《彭州市龙门山宿集发展策划》表明,彭州旅游人次增长爆发式增长,基础市场数量级极高,但旅游收益绝对值偏小,人均旅游消费潜力可挖。

  由龙门山旅游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彭州市旅游产业游客人数达1528万人,比上一年增长40%。但《彭州市龙门山宿集发展策划》里的另一组数据显示,在四川省重要旅游城市中,彭州市的游客人均消费仅305元,远低于四川全省1330元的平均水平,无法和成都、乐山、宜宾这些过千元的省内城市相比,就连周边的德阳市,游客人均消费也高达980元。

  “彭州市旅游客源过度依赖于成都游客(78%),四川省外的客人仅占4%,而成都游客38.4%来自省外。彭州与成都市的客源形成了断层,与成都市高消费客源共享度较低,对核心消费人群的消费需求把握还要进一步提升。”借宿的调研报告里写道。

  游客增长量大,但高端消费不足,在夏雨清看来,广袤的乡村旅游市场里,民宿是城市和乡村相遇的入口,更是关于美好生活的无限提案。能不能用民宿来带动乡村旅游提质升级?

  民宿抱团落户“借力”

  这一次,夏雨清更多的用到了借力。

  “白瓷建筑艺术山谷”项目覆盖整个龙门山片区,包括磁峰镇、新兴镇,丹景山镇和白鹿镇,以磁峰镇石门村和新兴镇花坪村为核心区,项目规划面积超17000亩,其中一期规划5400亩,一期总投资1.97亿元。该项目发展以民宿度假为代表的综合性旅游度假产业,以打造“龙门山民宿”品牌为核心,推动龙门山民宿走向全国,形成东有莫干山、西有龙门山的格局。

  11月6日,龙门山旅游董事长徐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除了民宿核心区,在拓展区还有休闲娱乐、康养度假、运动度假、生态教育、文化艺术产品等6大产品体系。

  这么大的一个文旅结合体非借宿一家能够吃下。夏雨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除了借宿入驻龙门山艺术山谷外,截至目前,项目区内已经签约入驻鹿野小院、拾光、小茶院等15家精品民宿。按照徐伟的设想,两年内要投资建成50家精品特色民宿,3年内建成100家。

  “你可以把借宿理解为一个Shopping mall,这些民宿都是由我们引过来。借宿全力推进民宿集群建设,一是把国内领先的民宿品牌和融合业态,引入秘境之地,二是携手政府和文化机构、供应链品牌等合作伙伴,共同挖掘在地文化与产品。三年之内打造 100 个乡村新生活方式综合体——宿集。”夏雨清进一步解释,宿集提供个性化服务,是高端旅行目的地和全域旅游解决方案提供者。

  他表示,单一民宿的客房往往不超过30间,常年下来有平均30%的入住率就算不错了。为了挽留游客,民宿往往选择旅游旺地集结而居,但由于彼此没有捆绑利益,不仅投入巨大,且单店很难争取到当地政府的各种政策支持,从而无法解决整体风险等问题。

  在借宿的牵头下,宿集采取了以下两种“借力”方式进行投资建设,包括运营。

  一是政府+文旅平台+借宿+社会资本的做法。四方各司其职:政府整合多方资金,推进园区基础设施(水电气、排污、通讯、道路)和旅游公共服务设施建设(旅游中心、标识系统、绿道、文化场馆、智慧旅游系统)。市文旅公司负责整个度假区的管理,对项目区内的宅基地全部流转,投资部分引领性项目。借宿作为民宿专业服务机构,协同文旅公司负责宿集项目前期咨询、规划设计、负责运营管理、活动推广。社会资本通过文旅公司可进行项目投资经营。

  另一种运营模式是政府+文旅平台+平台公司+村集体。当地先要成立村集体公司,将村民宅基地、农地、林地等资源打包,流转给市文旅公司。然后,市文旅公司直投,或与社会资本成立合资平台公司,投资项目建设,持有项目资产。村集体公司与市文旅公司以及借宿等社会企业共同成立项目运营管理公司。最后,由村集体公司与市文旅公司将资产租赁给项目运营管理公司,收取保底租金及项目运营分红。

  如此模式下,在黄河宿集,合作开发商投入2.5亿元用于民宿集群的打造,民宿品牌入驻只需投入软装成本;在广西崇左宿集,合作方投入,政府点状底价供地,光对民宿集群的现金补贴就高达2500万元,还配套三通一平;在龙门山,龙门山旅游投入集群内所有建设,包括民宿、公区从土建到软装。

  正是由于多个知名民宿品牌的引入,这一次在龙门山,借宿还首次特邀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教授共6名国际知名建筑专家来当地考察设计。“项目的整体性和公区配套的完整性,这是一般单体民宿运营无法企及的。”徐伟说。

  抱团落户,无疑大大降低了各家民宿的建设成本,那么,借宿靠什么赚钱?夏雨清说,前期的项目选址、规划、设计,中期的单店推广和后期的运营,尤其是后期的运营,借宿都可以参与。(作者:文静 编辑:李清宇)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张碧华
相关阅读 (关键词:民宿)
让乡村民宿与乡村旅游互促共赢 2019-07-31
旅游消费 选酒店还是选民宿 2018-10-08
供需两旺乡村民宿迈入品质发展关键期 2019-08-22
彰显在地文化岭南 乡村民宿更具韵味 2019-08-08
改造危旧房三江侗寨建“诗意民宿” 2019-08-08

3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