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旅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文化和旅游部青年干部微调研① | 从“付费型自习室”的兴起看公共文化设施转型
第一旅游网:www.toptour.cn      发布时间:2020-01-14      字号:【

  文化和旅游部“根在基层”青年干部

  微调研实践活动圆满完成

  2019年8月起,文化和旅游部直属机关团委广泛发动40周岁以下青年干部利用假期,开展以“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的基层实践”为主题的微调研实践活动。活动得到部系统各单位及广大青年的热烈欢迎和积极参与,调研及分享交流人数达 3800人次,召开各级分享交流会130余次。各单位提交调研报告309篇,经报送单位自评、直属机关团委委员初评、司局级评委终评,确定一等奖14篇、二等奖34篇、三等奖49篇、优秀奖89篇、优秀组织奖10个。通过微调研活动,充分调动了青年干部参与调查研究的积极性、主动性,有效提升了青年干部的脚力、眼力、脑力、笔力,更好服务新时代文化和旅游工作需要。

  从今日开始,文旅之声将向大家集中展示部分优秀调研成果。

文化和旅游部青年干部微调研①

从“付费型自习室”的兴起

看公共文化设施转型

政策法规司 吴 迪

  高分韩剧《请回答1988》大热之时,片中频繁出现的重要场景“收费自习室”便引起包括笔者在内很多国内观众的好奇。没想到时隔两三年,国内部分城市也悄然兴起相似的经营业态。通过日常节假日的简单观察与了解,深感这一新生事物确有需求基础、具备发展潜力,对于当前正在推进的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亦有一定启发,值得持续关注和探究。

  一、前世今生:泊来品、新业态、势头旺

  收费模式的自习室市场主要发轫于日、韩等国,现已发展成为东亚部分国家和地区较为成熟的业态,只不过叫法上有“自习室”“自习社”“自习吧”等不同称谓。近两年一些国内创业者开始涉足这一领域,并在大中城市迅速“繁衍”。经对北京、山东等地的粗略调研,梳理这一业态的主要特点如下:

  一是从用户上看,消费对象定位普遍较为精准,聚焦于有考研需求的大学生群体、有学习“充电”需求的都市年轻白领群体。

  二是从选址上看,北京等一线城市基本已呈“遍地开花”的趋势,青岛这样的“强二线城市”也有至少14家,三四线城市则尚处起步阶段,仅有零星分布(如威海有2家)。在城市内部,一般集中于办公和居住集聚区内或高校附近,如北京市主要分布在人口和写字楼最稠密的朝阳区、高校最多的海淀区。

  三是从服务上看,场所内通常分为学习区域、公共区域。前者是一排排装有隔板的格子间,分隔出独处空间;后者配有打印复印机、饮水机、微波炉和茶水点心等,多数免费。营业时间大多持续至深夜,提供24小时服务的尚占少数。

  四是从经营状况上看,每小时平均收费10余元至50元不等,不少经营者推出包月、日卡、团购、优惠套餐等模式。为节约人力成本,有的还探索了微信预约、无人值守的经营模式。工作日白天客流量少,经营较好的店面也有至少六成的空位。而夜间、双休日、节庆假期等旺季则经常供不应求、一座难觅。

  二、存在的合理性:真“痛点” VS 假需求

  经与付费型自习室消费者简单交流,感到这一业态的方兴未艾有其多层面的支撑因素,关键还在于切中了本就存在的社会需求。大体包括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知识焦虑。无论是学习型社会的氛围营造,还是一些商家对于“知识付费”观念的刻意撩拨,客观上都加剧了年轻群体的“能力恐慌”心理,心甘情愿为考证、学网课等学习内容掏腰包。出于保证学习效果的考虑,为自习室这样的学习环境付费当然也不在话下。

  二是供给不足。图书馆、咖啡店虽也可提供类似的服务空间,但其座位数量、服务时间远远无法满足需求,而且在便利程度、安静程度、专业服务程度等方面也难与付费型自习室相比。

  三是共享需求。不同于健身房、创客空间等共享空间,付费型自习室所满足的共享需求不是社交,而是相互映衬、相互勉励、相互监督的学习氛围。消费者所看重的价值在于,能够借助这样的特定客观环境来屏蔽干扰,强迫或激发自己持久保持专注而高效的学习状态。

  四是跟风从众。不可否认,确有部分消费者是基于“过把瘾”的猎奇心理而偶尔光顾,用户粘性很低。他们有的是为赶潮流,觉得花钱上自习是“自我充电”的“标配”,实则是“假装爱学习”的虚荣心作祟;有的则是被自习室的文艺范儿所吸引,单纯来拍照,以便“打卡”、发朋友圈。

  三、可能存在的问题:安全、秩序、发展后劲

  一是监管有空白,安全有隐患。由于是新生业态,国内还缺乏相关行业标准,监管措施尚待跟进。比如,场所选址和装修如何保证符合消防安全要求?在无人值守的自习室,如何保障消费者的财产和人身安全?当消费者与商家就财物保管、设施质量等发生纠纷时,如何有效界定双方权责?

  二是可能扎堆上马,出现失序竞争。因从业门槛不高、模式易于模仿,短期内有可能迅速出现盲目上马、同质化竞争,如何防范这一过程中的无序竞争现象,有必要提前关注和研究。

  三是营利持久性尚需探索,发展后劲有待观望。为提高知晓度和打开市场,很多自习室实行1元或数元钱的低价体验活动以吸引客源,因此当前某些客流量尚处于不稳定的尝试性消费阶段,最终营收业绩还有待观察。经了解,有的店面开业数月来仍处于亏损状态,营利模式、利润点仍待时间检验。

  四、有关启示

  一是应关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之外的“定制化”需求。免费是好事,但科技作家凯文·凯利在《必然》一书提出了“比免费更好”的8种特性,如果一项产品和服务具有其中的某些特性,受众会宁愿花钱购买;反之,对缺乏这些品质的免费产品和服务,则会敬而远之或不加珍惜。付费型自习室的风行,其实正是在这个层面启示我们,基本公共文化服务的免费模式具有一定局限性,在“保基本”的基础上,也应更加注重并及时满足多样化、差异化、个性化甚至小众化的文化需求,通过适当方式推动文化供给分类升级、精准输送。

  二是公共图书馆的功能转型迫在眉睫。当前,共享经济、平台协同、云端存储等趋势,使人们不再像从前那样重视对事物的“占有”需求,而更看重对事物的“使用”需求。因此,如何让“使用权”变得更加便利,是未来多数产品和服务的努力方向。相较之下,路途的交通和时间成本、标记涂划的限制、多人传阅的卫生隐患等,已日渐成为传统图书馆的竞争劣势。未来图书馆的核心竞争力,注定将更多地体现在为读者提供氛围浓厚、服务周到的“阅读学习环境”上。若在这方面不能做得更出色,公共图书馆地位的动摇将不是危言耸听。以图书流通量排名长年稳居美国第一的纽约市皇后区图书馆为例,2016财年其新读者证注册量同比降低40%,图书流通量也随之大幅下降。可以预言,公共图书馆存书借书功能的重要性将持续下滑,只有盘活现有资源、主动走向社会,转型成为学习空间、共享空间、社区参与空间,方能再焕活力。实际上,付费型自习室以及各类书咖、绘本馆、驿站等的兴起,也印证了这一点。未来,公共图书馆可以与这些业态有机对接或整合,努力打造成为类似当下商业综合体样态的“文化综合体”或“学习综合体”。

  三是推动付费型自习室融入文旅公共服务体系和文旅产业。为收回成本,国内付费型自习室的费用标准其实并不低,对于多数大学生、职场年轻人而言仍算是一笔不小的开销。相关部门可以尝试将其列入文化和旅游惠民服务项目中, 通过适当方式降低收费,调动供需双方积极性。同时,应尽可能利用好现有的公共图书馆、社区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等场馆资源,增加自习场所供给。此外,在各地大力发展“夜间经济”的浪潮中,付费型自习室还可以作为其间的有益补充,助力夜间文化和旅游消费。


来源:文旅之声 责任编辑:张碧华
相关阅读 (关键词:文旅)
我国将从九方面着力推动文化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2019-06-27
文旅共融双赢的“陕西模式” 2012-10-17
陕西历史博物馆 2011-10-21
山西全面排查文旅市场安全隐患 2020-07-06
文旅扶贫显成效 ——“绿富双赢”的阿尔山 2020-07-03

1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