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旅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 创投
老年玩具有需求缺供给 如何让老人老有所乐?
第一旅游网:www.toptour.cn      发布时间:2021-01-11      字号:【

       小时候有毛绒玩偶、遥控汽车,青春期有手办、航模,成年后有拼装模型、减压玩具……人生的每个阶段,都离不开各色各样玩具的陪伴,借以愉悦精神、增益智力、放松身心。
  
  “长乐无极老复丁。”今天,当急速运转的中国社会与老龄化迎头相撞,当1.8亿65岁及以上老人会聚为我们身边的“银发浪潮”,怎样让辛劳一生的老人们得到放松与抚慰?我们可以为老人提供什么,让他们能老有所乐?近期,一些老年玩具店进入大众视野,光明智库派出记者现场观察、多方走访,把玩具店主、设计者、老年“玩友”、专家学者的声音聚拢于此。期待这些声音激发的思考,转化为向老人奉上的一份贴心礼物,让晚境美好,人间情暖。
  
  【记者探访】
  
  在这里重拾儿时乐趣
  
  寒冬的周末,记者来到位于通州区杨庄路的“老有所玩”老年玩具店。推开门,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宽阔敞亮的空间,占地足有200多平方米。偌大的店铺被分为陈列区、运动健身区、益智玩具区,丰富多样的大小玩具遍布其中,让整个空间格外温馨。
  
  店铺中老人的身影并不多。店主宋德龙告诉记者,前段时间,老人们来得挺多,一天能有好几十人。这几天天气寒冷,加之受疫情影响,老人们很少出门。
  
  72岁的刘先生笑声爽朗,是这里的老顾客。平时除了带孙子,他就爱打乒乓球。“自从发现了这家店,就惦记上了,常过来看看。投壶、空竹、小人书,好多好玩的,还没玩遍呢。”他的孙子兜兜今天是第一次来,很多玩具从没见过,正满眼新奇地蹲在地上把玩空竹、铁环,时不时摸摸“华容道”,解解九连环,还拉着爷爷兴冲冲地玩起了投壶。
  
  “嘭”一声,宋德龙用一台小爆米花机做出了喷香的爆米花。84岁的房奶奶一直围着看:“这个机器用着挺方便,还能自己做零嘴儿。想当年,那可都是大机器,铁家伙,现在很少见了。”房奶奶念叨着,买了一件带回家。她住在店铺附近,家里人少,平时发愁不知怎么打发时间。“来这儿不但能玩玩具,还能和其他老人聊天。这儿的玩具对我们口味,那些电子设备,老年人看不太懂。”
  
  几位中年人也在店里转悠。他们有的想给家里老人买点儿小玩意,有的带孩子来“怀旧”。“现在的孩子没怎么见过这些,想让她也体验下我们小时候的乐趣。”一位女士带着7岁的女儿,对记者说。她还和店主探讨:“只卖玩具能挣钱吗?我看,来玩的老人比买的多。”
  
  这也是许多人来“老有所玩”后产生的疑问:让老人们免费玩玩具,还有人愿意买吗?宋德龙有自己的考虑:“开这家店不仅是卖玩具,更是希望建成老年人的俱乐部,让大家一起玩儿、交朋友。一旦收费就感觉味道变了。”他曾多年从事与老年文化有关的行业,深深体会到老年人娱乐的缺失,所以才开了这家店。收罗400多种玩具花了他不少心血。到目前为止,虽然开业以来受到不少关注,但还没到盈利阶段。“我在投资前就做好了面对困难的准备,希望半年以后可以逐渐盈利吧。不过也有好的趋势,最近不少物业公司、养老院、企事业单位过来团购,为老人设计一些娱乐活动、用玩具解压。”宋德龙说,开业以来他最自豪和欣慰的,是让更多人注意到了老年人被忽视的“玩儿心”。
  
  记者走访发现,多数老人很少有属于自己的娱乐活动,日常的精力和时间大多用来照顾晚辈,此外,就是跳跳舞、打打牌。被问起想要什么样的玩具时,很多老人表示几乎没想过,但“听了就动心”。他们告诉记者,有趣的小玩意儿当然喜欢,但不知道怎么买、买什么。
  
  开店之前,宋德龙考察过国内外老年玩具的市场情况。他发现,欧美和日本等国家目前已有成规模的老年玩具专卖店,还有专门为老人开发玩具的企业。日本对老人的精神生活非常关注,经常在市场上推出各种老年益智类玩具和交互类玩具。美国有一系列专门针对老年人设计的玩具和户外娱乐设备。而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老年玩具”还是比较新的概念。
  
  “老年玩具店,咱们国内之前也零星有人经营,但能坚持下来而且盈利的少之又少。”宋德龙坦言,“总得有人来努力,努力多了,说不定就成了。”
  
  【讲述】
  
  老年玩具网店:利润不高,需求挺大
  
  讲述人:淘宝某老年玩具店店主 王 宏
  
  从小我就喜欢鼓捣小玩具。因为很多老年人也想玩玩具,但不知道去哪儿买,我就开了家网店,专门卖些老人们喜欢的物件。
  
  实体店我也开了一家。店里儿童玩具销量很好,但老年玩具就很少有人买。我发现去店里的老人几乎不给自己买玩具,可能是觉得不好意思。大多是年轻人为父母、祖父母购买,就算是六七十岁的老年人,也都想着给自己的父母买玩具。虽然实体店中老年玩具销量不佳,但是网店销售渐成规模,这说明老年人的潜在购买需求是很大的。
  
  卖老年玩具比卖儿童玩具费事很多。同一年龄段的儿童智力水平、动手能力等大致类似,而同一岁数的老人情况差别非常大,需求很不一样。很多做儿女的平时很少回家陪伴老人,就想给他们买玩具解闷儿。但他们对老人情况不是很清楚,我们的客服也没法有针对性地提出购买建议,这样,为老人选玩具的难度就更大了。
  
  现在,我还没发现国内有专门生产老年玩具的厂商,我都是去不同的玩具厂商那里,凭着经验判断老人大概喜欢什么,然后买回来,按照“益智”“防痴呆”“锻炼灵活性”“解闷”等分类售卖。判断失误也是常事。比如进货的时候,我看到一些稀奇古怪的棋类游戏,觉得挺有意思。买回来才发现,老人们觉得太难了,货卖不出去。基本上,鲁班锁、华容道等传统物件,数独、记忆棋等大众化玩具,老人们比较熟悉,不会排斥,而且因为玩的人本身年龄层分布广,老人们不会觉得只有小孩才玩,接受程度也更高。
  
  我们这个行业规模很小。淘宝上没有专门的“老年人玩具”分类,我们被划到了母婴类目,目标客户常常找不到我们,这让我很头疼。
  
  经营了5年多,现在网店每月有一两千人次的购买量。这些年来,回头客多了,也有越来越多的晚辈意识到要关心老人的精神文化生活。虽然卖老年玩具的利润不高,但老人们能得到喜欢的玩具,我就很开心。
  
  让老人在娱乐活动中找回自己
  
  讲述人:康语轩孙河老年公寓创始人 金恩京
  
  康语轩90%以上的客户都是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等认知障碍的老人,玩具一直被当作护理、治疗的重要工具。但我们目前除了麻将、扑克、棋类之外,其他玩具很少。因为市场上很多老年益智玩具的理念有些落后,往往把老人看作无法自理的病人,做出的产品很幼稚。在我看来,患病老人是拥有丰富人生经验的成年人,他们只是逐渐忘掉了后天习得的知识,虽然表达有困难,但不愿意被看成不谙世事的孩子。我们应该平视他们,尊重他们。
  
  我们和高校研究团队合作,为老人们开发了一些多功能游戏和玩具。老年人视力下降,对色彩的辨别能力降低;不太敏捷,所以不适合玩需要精细动作的玩具和游戏,这些考虑都应体现在设计中。
  
  老年公寓里最受欢迎的是我们改良过的二十一点棋牌玩具。老人感受到竞争的快乐,大家可以尽力做数学计算,和同伴交流。对获胜的老人,我们会发小奖品。老人可以把奖品送给家人,也可以用奖品里的宠物食物喂宠物,很有成就感。患病老人们也有赢的渴望,有与人合作、竞争的需求,能够承受比赛的压力。在玩耍过程中,他们不觉得自己是被照顾者,大家都是游戏的参与者和合作者。
  
  我们还组织家属和老人一起开设海马记忆工房,让老人们组成团队、角色分工,进行运营管理,设计、制作手绣包、便当包,还能售卖赚钱。我发现,老人们对这种情景式娱乐非常投入,焦虑等症状有很大改善。
  
  我们意识到,老人的娱乐活动不单是为了保持能力,更应以创造价值为目的,所以我们尝试把玩具融入日常生活中,防止显得刻意做作。我们希望通过环境的营造,借助玩具和游戏,让老人们自在、体面地生活。
  
  设计更多益智产品,传递心中关爱
  
  讲述人:中国美术学院设计艺术学院讲师 傅吉清
  
  医学和心理学研究发现,老年人玩玩具不仅可以增进生活中的主动性交流,更能缓阻阿尔茨海默症的发展。但是现在,我国的老年人玩具市场几乎是一片空白。不是老年人不需要玩具,而是没有真正属于他们的玩具。
  
  怎么让老人的生活丰富多彩、充满活力?怀着这样的梦想,我带着学生开展公益课题——缓阻阿尔茨海默症的辅助玩具设计。我们走进养老院,看到很多老人或多或少有着记忆衰退、机能下降的前兆,他们眼里的空洞让我们非常心痛。在护理员帮助下,我们和老人进行了多次交流。渐渐地,老人们向我们敞开了心扉。他们希望有东西玩、有人交流,不想被社会排斥。
  
  我们尝试着以“边玩边想边看”的形式,帮助老人重建对自我思想、情感和行为等的认知。研究发现,不同的玩具能产生不同的训练效果。例如,找不同、找错误等游戏能够改善观察能力,棋类益智游戏有助于锻炼右脑功能,情感治愈陪护类产品则能让老人想起触动内心的往事,勾勒出记忆中的形象。
  
  从这些原理出发,我们设计了Heal A系统。它由实体产品和网络虚拟产品组成。音乐棋盘和记忆放映机用于辅助治疗,音响托盘集合了充电、蓝牙音响和收纳功能,用声效和视觉的转换唤醒深度感知,激发老人情感交流的欲望。我发现,老人们在使用产品时,看着视频中的家人和朋友们,总是眼中绽放出神采,嘴角露出笑意。他们在感受着属于他们的“童趣”。
  
  因为我国的老年玩具和辅助益智类产品市场尚不成熟,无法科学预估研发和生产成本,所以,我们的产品设计只能局限于实验室,无法量产。作为产品设计师,我由衷希望这样的课题能持续下去,带给老人们情感的交流、肢体的感知、精神的触动,带去实实在在的关爱与呵护。
  
  搭积木,搭出心里的童话世界
  
  讲述人:北京市民 齐女士
  
  孙女3岁多时,我带着她去玩具店买积木。先买了几个方头仔,带着她一起拼。玩着玩着,我比孙女还上瘾。一有空,我就去店里转。
  
  搭积木的魅力到底在哪儿?首先是挑战性。虽然有拼装说明书,但还是常出错,比如选错零件、放错位置等。这就需要冷静耐心,回过头一步步找原因。为了纠错,我会花好几个小时,实在没办法就端着半成品到店里请教店员。正是因为“不容易”,所以每次完成作品,都会特别喜悦。
  
  其次是积木设计的奇妙和大胆。比如“冰雪奇缘”套装里,晶莹剔透的海蓝色城堡实在太漂亮了。还有我最喜欢的“树屋”,一个大树冠上居然建有三栋房子,家居摆设一应俱全不说,还有旋转楼梯、欧式围栏、可以荡来荡去的秋千和精致的草坪。更让人惊喜的是,设计师配备了绿色和金黄色两种叶子,方便根据季节更换。拼完“树屋”,我有空就坐在它面前看,好像置身其中。
  
  我和孙女还买了一些散装件做创意乐高。有时我们会比赛,在规定时间内看谁搭得有创意。过程很紧张也很开心,经常创造出意想不到的惊喜。每搭完一个积木,我都会用手机拍下来,放到收藏夹中。为了不让它们沾上灰尘,我买了一个墙面大的玻璃柜,把它们放进去,成了我们家的一道风景线。
  
  随着年龄增长,我经常想,怎么远离阿尔茨海默症的困扰?也许搭积木是个不错的选择。然而,进口类玩具价格偏贵,如果能有物美价廉的国产商品,那该多好啊。
  
  【专家点评】
  
  小玩具背后有老年文化建设大文章
  
  小玩具,大文章。老年玩具进入大众视野、逐渐走上市场,折射出当今老年消费方式的变迁、精神文化需求的快速增长,以及全社会敬老、孝老、养老政策环境与文化氛围的形成。
  
  长期以来,社会大众对老年文化需求的认知是不全面的,甚至是消极的。准确把握社会发展转型期中的新矛盾,及时了解老年文化需求的新变化,深刻认识老年文化建设的家庭功能和社会功能,完善相关政策措施,积极推动老有所乐、老有所为,迫在眉睫。
  
  当前,老年文化建设中存在一些突出问题:
  
  老年文化需求没有得到足够重视。相较于老年生活的物质满足与基本保障,大家对老人的文化、精神、教育特别是社会参与需求关注明显不够,甚至存在漠视倾向。
  
  老年文化建设的内容和形式相对单一,组织化程度和社会参与水平有待提高。目前的老年文化建设主要由老人、单位、街乡镇(社区、村)等组织实施,内容主要是文化娱乐、学习教育等。由于缺乏规范引导,老年文化群体组织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监督作用得不到有效发挥,利用老年文化群体兜售保健产品、理财产品,侵害老年人权益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十四五”时期老年人素质提升,对文化建设提出更高要求。随着20世纪60年代“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群逐渐步入老年期,老年人整体经济实力、受教育程度、健康状况明显提升,自主意识更高,接受新技术、新思潮更快,对精神文化、社会参与和自我实现的需求更加凸显,更加需要丰富、健康的精神文化生活。
  
  新时代推进老年文化建设和社会参与,可以从以下方面发力:
  
  一是发挥家庭基础作用,落实义务赡养人在老年精神文化生活、心理慰藉等方面的权益。采取教育引导和法律强制、道德约束等多种方式,引导人们自觉承担家庭文化建设责任,关注并满足老人文化生活需求,树立良好家风。
  
  二是大力发展玩具、游艺等老年文化产业。各级政府要完善扶持政策,鼓励更多企业和社会主体参与老年文化产业发展,搭建完整的老年文化产业链,推进产业集群形成,为老人设计制造更多符合需求的文化产品、文娱用具。
  
  三是推进老人参与社区共同体建设。按照就近就便原则,完善社区老人文化、娱乐、教育、体育设施等硬件建设和老年人协会等组织及专业人才队伍建设,推动老年文化资源下沉到社区,将文化服务、文娱产品送到老人身边、床边。
  
  四是大力发展老年文化群众组织,以其为依托,重建老人与社会群体之间的纽带。要聚焦老人的文化娱乐、精神心理和价值实现需求,倡导和推动老年人自我教育、自我管理,激发老人自尊自重、积极有为的主动性,为老龄社会持续注入发展动力。

来源: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李宛洁
相关阅读 (关键词:旅游)
北京惠民文化消费季吸引23.9亿人次参与 2021-01-15
"黄梅戏消费及生产双向激励模式研究"结项 2021-01-15
云南省文化馆公益艺术培训班开始报名 2021-01-15
长江采石矶文化生态旅游区晋升5A级景区 2021-01-15
在留住人才、用好人才上做文章、下功夫 2021-01-15

1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