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删  | 
视频      访谈      智库
维权      明星      线路
国内  |  国际  |  地方  |  专题  |  深度  |  观点  |  访谈  |  调查  |  锐榜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谈 > 旅游达人
四川地震救援亲历者:北京“玩主”的环球探险

第一旅游网:www.toptour.cn      发布时间:2012-07-31      字号:【
[摘要]
      四年前,北京人张昕宇带着一支救援队,去了四川地震灾区。回来后,自感生死无常,他整个人就变了。他决定换一种活法:不再想尽办法鼓捣着挣钱,而是开始满世界去探险,折腾人生。
四川地震救援亲历者:北京“玩主”的环球探险
在奥伊米亚康野外露营成功后,张昕宇展示被冻坏了的温度计。图/魏凯

  废墟、不断发现的遗体,人们脸上扭曲的表情……这些,曾长时间在张昕宇脑子里闪现、冲击。

  四年前,北京人张昕宇带着一支救援队,去了四川地震灾区。

  回来后,自感生死无常,他整个人就变了。他决定换一种活法:不再想尽办法鼓捣着挣钱,而是开始满世界去探险,折腾人生。

  他和他的朋友,去了世界寒极奥伊米亚康,去了非洲索马里。8月3日,他们还将启程前往乌克兰切尔诺贝利。

  18岁读大学,问你理想是什么,你说环游世界;22岁读完大学,你说找了工作以后再去;26岁工作稳定,你说买了房以后再说;30岁有车有房,你说等结婚了再带老婆一起去;35岁有了小孩,你说小孩大一点再去;40岁孩子大了,你说养好了老人再去;最后,你哪也没有去。——一条流传较广的微博

  亲历地震灾区,他整个人就变了

  “要想开点,老想着挣钱有什么用”

  张昕宇的人生,充满了“玩”的因素。

  1977年出生的他,从小喜欢动手,玩航模、做小飞机。

  因为爱玩,成绩不理想,小学时留了一级,于是遇上梁红。

  初中时,他就跟梁红谈起了恋爱。但谈到现在,十来年了,梁红的身份还是他女朋友。

  高中毕业,他跑去当了兵。1998年退伍后,他没要安排好的工作,自己做起了小生意,“其实,就是卖羊肉串,开小吃铺。”梁红则在一家公司做经理助理。

  2002年的一天,两人去逛菜市场,发现一种豆腐机,一边出豆腐,一边出豆浆,买的人排成长队。

  张昕宇立马动了心思,想买。

  那机器韩国进口的,要十七八万元。他清点了一下自己的资产,只有3万块。

  买不起,那就自己做一台。这方面,他自认还挺在行。

  16岁那年,他花2000元买了台报废车,换上零件鼓捣一阵后,这车能开了。2003年,他和老爸又把一辆车改装成了水陆两用车。

  为了做豆腐机,他每天偷偷跑去看,然后画成图纸。他又借了一两万块,开始自己造豆腐机。

  这个总重一吨半的笨重家伙,没想到他真鼓捣成了。

  两人于是开始卖豆腐。梁红对此的深刻印象是,每天对着卖不完的豆腐发愁。

  后来,有人问他们有没有豆腐机卖,张昕宇干脆也卖起了豆腐机。

  “豆腐机帮我们赚到了第一桶金。”张昕宇说。

  有了这笔钱,他又做了其他两个项目,结果全赔了。不久,他们又找到一个生产首饰品的项目。

  这次挺靠谱。他们一边批量加工,一边狂开零售店和加盟店,最多时全国达到200多家。

  很快,他们成了千万富翁,后来又转做外贸生意,继续赚钱。

  钱不用操心了,张昕宇“玩”性大发。

  他特别喜欢玩车,喜欢越野、赛车。为了玩车,“我先后买过50多台二手车。”

  如果不是那场地震,他可能就继续这样玩下去。

  汶川地震发生后,当过兵、喜欢玩车的他,决定去灾区。

  2008年5月15日,张昕宇领着一支叫“北京希望”的救援队,出现在德阳汉旺。这支救援队后来挖出七八具遇难者遗体。

  在灾区,遗体、废墟和人们脸上痛苦的表情,冲击着张昕宇。回京后,这样的场面依然不时在他脑子里闪现。

  “回来以后,他就变了。这么说吧,感觉他以前更注重物质的东西,而之后,更看重精神层面的东西。”梁红说。

  对此,张昕宇的感悟是:“觉得要想开点,老想着挣钱有什么用?”

  于是,他和梁红开始不断出国旅游,“人生需要开阔眼界”。

  在世界寒极求婚,戒指粘掉一层皮

  “开阔眼界,也得弄出点不一样来”

  但毕竟是“玩主”,“开阔眼界,也得弄出点不一样来”。

  张昕宇认识一个英国朋友。一次,他们谈到世界寒极奥伊米亚康晚上露营。张昕宇说想去,这个朋友的反应是,“NO!NO!中国人,不可能!”

  还没有中国人去过那。

  张昕宇决定去。他查了下,俄罗斯奥伊米亚康的最低气温纪录是-71.2℃,连接那里的M56公路是世界十大危险公路之一,要经过很长的冰雪无人区。

  今年大年初一,他、梁红和魏凯出发了。魏凯是梁红公司的职员,1981年生。

  三人乘坐火车,进入俄罗斯西伯利亚,在离奥伊米亚康最近的一个站下了车。

  从这里去奥伊米亚康,没有公共交通。他们于是通过当地电台征集了一辆敢进去的车,向奥伊米亚康进发。

  这辆可怜的车子,在此后的5天内一直不敢熄火,生怕一熄就点不着火。

  但车子还是出现了故障,暖风机坏了。幸好张昕宇是个玩车的,他和司机很快修好了。

  6000多公里,192个小时马不停蹄地赶路,张昕宇3人终于抵达奥伊米亚康,这个有人类居住的极寒之地。

  这个地方只有上百户人家。来这里的游客进去登记,梁红的编号是129,也就是说,她是历年来进入这里的第129位外国游客。张昕宇说,他们是第一批冬天进入这里的中国人。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玩得挺嗨,做了很多小实验:

  他们将一杯开水在屋外向空中泼去,刚出碗就全部变成雪粒。他们用肥皂水吹泡泡,这些泡泡居然不会破裂。

  他们跟当地人去捕鱼,敲开冰面,拉出一天前下的渔网,将鱼拖出水面,活蹦乱跳的鱼很快冻成冰棒。

  他们最想尝试的,还是晚上露营。当地人听到这个想法,直称他们很勇敢。

  一天晚上,他们搭好了帐篷。这只是一顶普通的帐篷。晚上12点,张昕宇和梁红钻进帐篷里的睡袋。

  冰天雪地露营,说起来浪漫,但其实很危险。魏凯睡在屋里,每个小时要去叫一次或者用对讲机联络一次。

  那天晚上,张昕宇和梁红都没怎么睡,顶多也就眯下眼。他们干吗呢?张昕宇说,在玩算术题。

  “这主要是判断对方意识是否清醒,如果出现意识模糊的状态,就必须马上终止。”张昕宇解释。

  第二天上午10点,两人钻出帐篷。他们发现,放在帐篷里面和外面的能测-50℃的温度计,都坏了。当地人说,昨晚的最低温度是-54℃。

  回程那天,他们决定去当地地标——世界极寒之地纪念碑转转。其实,张昕宇暗藏了一个“阴谋”——他要在那儿求婚。

  梁红的反应是不敢相信,“真的假的啊?”

  张昕宇亮出手心的戒指,单腿跪下:“嫁给我吧!”梁红尖叫。

  求婚很浪漫,代价很惨痛:梁红戴上戒指的手指,被冰冷的戒指粘掉一层皮。

  “在寒极求婚,在南极结婚。”这是张昕宇定下的目标。

  一到索马里,就雇下12人武装卫队

  “就想看看,除了海盗,那里还有什么”

  张昕宇对索马里的印象,首先来自于美国电影《黑鹰坠落》,这部电影里,剽悍的当地武装把美军整得挺惨。

  近些年来,索马里又成了海盗的代名词,连中国的货船和船员都经常被绑架。

  对这个国家,张昕宇挺好奇,“就想看看,除了海盗,那里还有什么?”

  他们就去索马里大使馆办签证,签证编号是1到4号,这意味着,当时只有他们4个人办了去索马里的签证。

  新加入的成员叫曾乔,与张昕宇、梁红在做地震灾区志愿者时认识。

  曾乔也是北京人,1977年生,此前是汽车行业的策划人员,工资不少。为了不错过索马里,他下决心辞职了,还写了一份遗书,把银行卡密码什么的都告诉父母。

  今年5月13日凌晨,他们出发了。

  他们先在索马里的邻国落地,然后转机去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这架飞机,座位没有安全带或是残缺的,没有空调,还漏风。飞起来的时候,“像喝醉了酒”,魏凯说。

  终于在摩加迪沙摇摇晃晃降落。那些乘客突然热烈鼓起掌来,还有人唱歌。张昕宇不解,对方解释说,飞机没被打下来,一喜;飞机还能安全降落,二喜。

  入关,出机场。外面的房子,到处是弹孔,很多房子坍塌,像刚打过仗。外面还坐满拿枪的人。这些是职业安保人员,在找雇主。

  张昕宇看到一辆车上坐满了拿枪的人,赶紧拦下来,雇了12人,其中8名安保人员,他们有6把AK47,一挺机枪,还有各种手枪。

  他们本想先去街面上走走,甚至住到当地居民家里体验生活,但安保人员把他们拉进了当地最贵的宾馆。

  这个宾馆的房子破破烂烂,为什么那么贵?

  贵的理由是安保级别:有严格的安检,两道铁栅栏夹着一道铁门,宾馆有4个炮楼,持枪保安24小时巡逻。

  当地人对中国是有好感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援建的体育馆、学校、供水系统等设施仍然在用。

  但是,当地人也告诉他们,“白皮肤的人出去10米就可能被干掉,中国人,大约要50米吧。”

  遭遇绑匪敲诈勒索,玩了招金蝉脱壳

  “枪声和礼拜乐,是当地背景音”

  上午10点到下午4点是安保时间,这段时间里,他们可以带着卫队浩浩荡荡地外出。

  他们找到了1993年美国黑鹰直升机坠落后,美军派出救援却被击毁的战车,它如今的功能是垃圾箱。

  他们又找到今年4月发生爆炸的摩加迪沙国家剧院。这起爆炸中,包括索马里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和足联主席在内至少6人死亡。

  他们还去当地人住的地方发糖果,结果被越来越多的孩子团团围住。向导发出警告,必须立即停止分发糖果,局势一旦失控,极有可能演变为抢劫或流血事件。

  最后,是安保人员把他们“抢”了出来。

  抵达摩加迪沙后第三天,一层阴云飘了过来。

  当天下午,梁红办的当地手机卡收到一条短信,大意是欢迎来到索马里,他们没钱买粮食和药品,需要一点钱。

  梁红还以为有人求助,于是和其他三人一起整理食品和药物,准备分一部分给发短信的人。

  很快,第二条短信来了:他们了解梁红等人的全部行程,所以请配合点。

  第三条短信说得更直接:如果主动给,10万美金就可以,但如果被他们绑了,就得要100万美金。

  梁红把短信给向导看,向导说,这很平常,但也没办法,只能加强安保。

  一天,有个保安告诉他们,有个人必须见一见。

  稀里糊涂的,他们见到一名男子。“他自称是当地的王,可以摆平很多事情,希望我们正视短信里的要求。”

  梁红很吃惊。她的手机卡是安保人员帮她办的。她相信,叫他们去见绑匪的安保人员,可能也是绑匪的一员。

  张昕宇说,在摩加迪沙的9天里,不断有人告诉他们,要警惕谁谁,又说有人扬言要绑架他们,“真真假假,你都没办法弄清楚”。

  但枪声却是清清楚楚听得到,“机枪、AK47的枪声和做礼拜的音乐,是当地每一天的背景音乐”。

  他们决定玩一招金蝉脱壳。

  他们对安保人员说,要去附近一个城市玩两天再回来,又故意在宾馆留下一箱行李。卫队把他们送进机场,他们却飞去了索马里第二大城市哈尔格萨。

  整个哈尔格萨地区由一支武装控制,所以要安定得多。在这里,他们只雇了4名安保,还脱下了防弹衣。

  恐惧感没了,他们又开始疯狂地下馆子,看6000年前的岩画,去大草原腹地看动物。

  他们还去了索马里另一个城市相培拉。

  相培拉是人类居住的最热的地方,最热的时候“树荫底下有61摄氏度”。他们去的时候,温度大概在40多摄氏度,“算很好的天气了”。

  “刚去了极寒之地,又到了极热之地,这是个很好的体验。”张昕宇说。

  下一站:切尔诺贝利,自驾帆船去南极

  “幸福,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6.6 给希尔上校发邮件”、“6.10 盖格计数器”、“乌克兰”、“基辅”、“切尔诺贝利”……

  在他们成立的一个影像工作室的黑板上,凌乱地写着这些文字。

  8月3日,他们将动身去乌克兰,苏联核电站泄漏的地方切尔诺贝利。

  “我就是想去那些没开放的地方,看看这种人类大灾难之后,那里是什么样子。”张昕宇说。

  为此,他们学习了很多有关核辐射的知识。张昕宇嘴里的专业名词一串一串的,什么伽马射线、β射线、盖格计数器。

  他们还准备了防毒面具,“主要是要防辐射尘埃和空气”。

  他们一直准备的,还有另一个大计划:用10个月的时间,自驾帆船去南极,准备明年3月成行。

  这个计划,又吸引了一对跟他们年纪差不多的夫妻加入,整个团队将达到6人。

  他们计划的航线,将经过30多个国家,每个国家停留一周。

  张昕宇说,抵达南极后,他和梁红将会举行婚礼。

  “幸福,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没准到南极连孩子都有了。”张昕宇哈哈大笑。

更多
新闻来源:红网-潇湘晨报 倪志刚 郭恬 责任编辑:郭凌志

(关键词:张昕宇 四川地震救援 环球探险)
 评论加载中...
 
2325
中国旅游报简介   |  联系中国旅游报  | 第一旅游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商业合作  |  联系第一旅游网 | 我要投稿 |  导游证挂失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1012006032 京ICP证11003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336号
中国旅游报·第一旅游网(中国旅游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